2017年1月19日 星期四

來當空行母好嗎?Wanna be a Dakini?

縱使是男眾佛子,淫欲煩惱不除還是生死凡夫。拿佛教名相當把妹藉口不是修行正路……

台灣宗教門派多如繁星,為何選中台?最核心的理由是中台教法夠乾淨,符合我的潔癖。台灣有高比例宗教流派公開宣淫嘆淫拉媒配對,中台是難得堅持佛陀正法,連居士也被教出高比例梵行佛子的正法道場。

很多年前和教授師談法,無意中提到學生時代(出家前)有個密教男同學開口邀我當空行母的事。那時我已經在中台系統中修行,聽聽笑笑便過,事後連開口邀約的人的長相、名字、身份都全忘光,但是「空行母」三個字是佛教術語倒難忘。教授師一聽非常、非常緊張,追問我到底是誰又為了什麼叫我當空行母?我當然一問三不知。當年完全不在乎那個男同學,只記得佛教名相。

日前有居士問起密教文物儀軌,為此隨緣補充密宗常識、教史,這才明白當年教授師緊張什麼。密宗的空行母與漢傳系統的比丘尼、在家梵行居士非常不同;空行母不持淫戒這條根本大戒。古代的空行母甚至可以拿修行當理由逢迎配合男眾的淫欲心去嫁給對方當妻子或滿足不同男眾的性需要,不堅持漢傳系統的戒淫原則之餘只強調三昧耶戒。換句話說,教授師對密宗有概念。她知道一個台灣世俗男眾開口找女居士當空行母的正確社會意涵是「把馬子」:找性伴侶。用宗教術語包裝的求愛。

我真是遲鈍無感,事隔二十多年才知道。幸好這輩子呆頭鵝到底,常常對別人動歪腦筋無感,要不然怎麼有辦法如願出家修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