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日 星期四

病患的無奈

有一位重病病患,為搶救寶貴生命不得已放棄重要器官,全部切除。切除器官不是只有失去臟器,該臟器所有連動相關的內分泌系統全部淪喪失調。

從此,重病病患的人格不得已變了。正常人會盡全力在合情合理合法的範圍內配合他人的需求或喜好,大病不死的病患相反。從此,別人要東就故意給西,別人要西就故意給東,不該要的拼命追求,該要的拼命想扔掉。曲解書上寫的道理當成違逆眾人的理由,讓所有生活上互動共處的人萬分痛苦難受,狂找藉口大量求去或聞風喪膽臨陣脫逃。

重病的副作用改變人格,改變人格又大幅傷害人際關係。病患不知道自己為何處處與人做對;不知道為何自己的言行一再觸惱大眾、惹眾生不爽。

這是當下醫學領域的死穴:救了命,心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