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9日 星期日

英兒不回家

忘記回顧
輕提一雙泫然聲響
攻防全屬那城
一戒破而戒戒破
血染老樹月色
不悟寫悟詩
詩人成死人

《英兒》成功逃生
她很美嗎
畫皮屎尿穢貌揪了你魂
英兒狐媚幾分
你離死神勾鎖再近幾分

《回家》詩冊如棺
一蓋禿筆
再蓋荒紙
三蓋畢生廢言
雕文砌字功名殘葬成徑

她不回家
她本不屬你的
而屬你的
你一失神就給殺了
邪淫的人誰聽你的

按:青春期讀《英兒》,整群小綠綠哀嘆成人世界多淫亂荒唐;文字好是好,意境美是美,人生亂不成章。中年讀《回家》,這倒明白了顧城悲劇性格所在。倒不是他不懂道德、法律、文化、倫理,而是不懂人性。女眾是人做的;不懂人性,女眾當然會跑。愛的受不了跑了,不愛的也想跑了,兩頭落空,逼上死路。完全沒開悟(悟了誰還要女色?)的薄地凡夫又以悟為詩,背棄修行路去隨順無明貪染習氣,終究將一代詩才逼上無望絕路。可惜驚世才情死在一個淫字。

這世間可惜。無甚才氣、文筆平平如小僧活了下來,大量才華驚人的作家葬身業海。有能力的人應該發願活久一點利益國家社會,老實持戒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