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麻醉青瘀

叩問自殺因果,問得其所

哀禱安樂死,立法路遙何索

生存似乎構成義務

唯國家不擔保附贈平安幸福快樂自由

你要的始終要不到

求的總求不到

想的欲的虛幻漂游

需要的不盡理所當然


你必須活

必須活

活得心痛身痛

每次麻醉

清醒演練死亡藝術

大腦關機根本不消三秒

下針走藥

人世最後一眼輕易掩掉

心不瘀,眼不瘀

針跡血痕浮腫外擴

青瘀如屍,一週兩週

藏青,紫紅,識心的確死過

愛身者痴

戀身者傻

生身者狂

出生,為預約一場死亡

為最後閉幕下台

日夜不斷排演各類死亡

我必須活

必須活

活得身痛心痛


按:出生在不懂基於優生學克制繁殖原欲的癌症家族,自幼對癌症腫瘤病變早已心理準備。十幾歲開始跑助念佛事,很早就從專業醫護人員與社工口中證實癌症病房等重症病房的末期病患自殺率奇高無比,嚴重到院方特地在病房窗戶加裝金屬防護欄等設備預防病患跳樓自殺。居士經年累月問自殺因果與安樂死合法化爭議,答到無奈至極。外面教的不是佛經原文呈現的完整見解,而是根植於特定文化系統與預設道德立場節選的負面恐嚇與堅決反抗進步立法的保守思惟。在台灣,欲生者求生不得,欲死者求死不得,墮胎率居高不下,安樂死遲遲不合法,或許是想堅持保守世代的痛苦美學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