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對治

初出家時瞋習極明顯,寫大量光明美麗浪漫的正面文字以對治。快二十年了,脾氣小些,累劫真正心火全開迎頭對治的強敵重頭戲上場:染污心。

不淨觀才是累劫最熟悉的法門。以前光看孕婦大肚子就逃,後來勉強以大乘發心對治練到不逃。直到現在,觀賞臉書上大量佛子、動保人士分享的母親分娩產房手術或動物胎生臨盆過程等影片還是作噁。我的確深心厭惡胎生動物(含人類)帶血出世的穢污場景。一般男性、女性拼命留言看這類影片多感動、溫馨、喜愛,我的直覺心念完全相反,極度生嫌厭惡,認為世上有太多其他乾淨的生命形式卻偏偏業障召感這等下劣髒污的繁衍方式純屬不幸。我沒有繁殖欲的主因是根本打心底厭惡人類/胎生動物的繁殖方法本身。這個是累世熟悉不淨觀的成果。

為何多薰不淨觀?我不像一般華人裝模作樣裝高尚;從頭到尾承認貪染淫欲無明業障重,不證阿羅漢就不放掉不淨觀。至於對治什麼又怎麼修的心境且省卻,以免在家眾讀文大受打擊心生煩惱。

僧眾內部談不淨觀法的開示之犀利直接不是在家眾承受得起的。外面把性愛淫欲講得美好神聖洗腦在家人一生行淫交媾,佛法理將俗反的開示義理根本不是在家男女能堪的。例如,真修實證的比丘僧直訶女眾陰部「髒得要死,臭得要死」且口吻充滿不屑嫌厭的正統禪門不淨觀開示,「兩個奶子晃來晃去」完全打破世間戀胸迷思的粗鄙直率語氣,俗眾幾個受得了?

既然受不了真諦,只好大開方便廣談俗諦。真諦要留給根器對、真心超脫世俗業緣的行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