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宗教世俗化:婚戀感情諮商

愛欲生憂,由憂生怖;若離於愛,何憂何怖?

小僧本來就發願要度大量男居士出家當比丘以延後末法法滅時點。這在道場、教界都是公開的願力,大量法師知道。為此,很多男性話題都參與、思考、研究、交流、對話,橫堅累劫薰修夠多也沒差。

一、多數台灣異女對性生活品質都不滿意

上溯至少二、三十年前,台灣在地的女性主義研究/性別研究相關社會學報告及田野調查已經很清楚台灣絕大多數異性戀女性都對性生活品質嚴重不滿。她們平常為面子表現性福,等接受碩博姐妹、婦運姐妹採訪時就講真話:沒高潮。時間短。品質差。只是應付丈夫。不愉快。不浪漫。只是為生理需求結婚,事實上沒有很愛先生。結婚後很後悔,可是社會壓力、人情壓力下不得不保持貌合神離的空殼婚姻。在家眾已經如此,出家眾更因為處理大量婚姻問題、外遇問題而有因緣得知高比例人口對婚姻私生活身心雙重不滿的事實。出家出不了,結婚不性福,精神伴侶/身體伴侶兩頭落空。

二、多數台灣異男對兩性互動及愛欲生活都不滿意

台灣異性戀男性不論已婚未婚,對伴侶滿意的人口比例超低,而且常常採取的對策是騎驢找馬式身邊擺一個再物色下一個,以便將社會表演、生殖利益、傳承香火、生理需要的功能保住的同時尋求「升級的可能性」。結局就是台灣民間離譜的通姦外遇人口比例與離婚率雙飆全球前三名。良善肯持戒的長者會等到兒女全成家立業、責任解除後才全力修行並向法師坦白後悔結婚~~他們常說,早知道就出家,不要白白浪費人生四五十年歲月打滾紅塵。老死將至回頭看看都沒什麼,女色根本不算回事,好後悔當年沒堅持走出家路線。

三、連專走約炮、包養、情夫情婦、捐精婚外生殖等非典情欲路線的異男、異女也對性生活不滿意

這類案主會向法師抱怨,嚴重訴苦。職業小三、職業情婦、職業網交、職業包養、常態捐精者、……都遇過,各有各的苦惱。

連當小三也跟大老婆鬥得你死我活(更扯的是,大老婆是為了挺丈夫政商事業才為老公物色帶得出場的美麗有腦小三給丈夫用,正宮替老公找精明幹練的女強人床伴),氣大老婆嫌自己年老色衰打算再找個更幼嫩的正妹當小四。

女性性工作者也有性慾太強,嚴重到工作多P不滿足之餘要靠情夫,情夫受不了又向外訴苦的個案。至於嫖娼嫖到變陽萎、終身性無能的台灣個案也有,夫妻為性生活失調與家暴問題(陽萎前是夫方肢體暴力,陽萎後是妻方語言暴力)公開吵架一輩子,吵到子女全受不了離家外宿。

想想看,連完全偏離正淫/單一性伴侶的性管制常軌的多P/非婚/不專情/脫軌/出軌族群都對性生活與愛情品質嚴重不滿,一對一單偶制中溝通不良、身心不合、一生不滿足的「正淫不滿足族群」又如何?

佛說苦諦實是真諦。

僧眾最大的福報是可以面對真相與實相。對自己夠老實的話,別人根本也不必裝,裝也騙不了誰。眾生相本來就是心性、心念的投射,三界唯心所現。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