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舉措看他上流,Let us in!

A 假如連人命都沒本事保住,人類要政治做什麼?

身為病僧,建議台灣宜成為WHA固定與會成員,完全納入全球常態衛生醫療架構運作。理由:

一、全球化時代,人類生命權是全球政府要共同守護保障的普世基本人權,個別政府的個別政治利益法位階不夠高、不構成正當排除/不利益/不保障事由。

二、醫療費分攤/緊急處置權/安樂死同意權/醫療保險理賠/國家賠償等重大事項應在WHA全盤定性、定調、定義、定位或協商制定國際標準,不應個案隨爆隨應一一提交國際法庭或其他機構透過長期爭訟解決,緩不濟急且經濟無效益。

三、萬一政界無視國際人權公約以政治力干預正常醫事運作且逼迫全球醫界違背誓言惡意將台灣公衛醫療系統排斥於全球醫療網絡之外,建議北京/台北建制化《上訪條例》,冤死台民者,家屬可上告北京要求中国國賠。


B 我們承認我們不夠好,全世界請慈悲指導!

外媒細數近年台灣重大公共安全相關人禍事件,直言台灣安全表現欠佳。對,台灣安全表現要加強,各國忠告正確。正為此,台灣要正式納入全球三百六十五行相關專業國際組織、國際會議、國際交流合作機構,下心向全球安全表現尖端出色的國家學習請益。

把台灣排斥於國際架構外自閉的話,台灣怎麼進步?眼裏只光看人權表現差強人意、敬陪末座的一兩國的做法根本違背「見賢思齊」的基本古訓不是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