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睡美龜 Sleeping Beauty Tortoise

以為失踨的是傳者,其實是傳寶。謎一樣悄無聲息走失,詩一樣隱魅輕巧重現。長期未進食、體型被傳貝追贏之餘,花色一樣細緻淡白,像一直躲在遠離陽光日照與人造光線的哪裏。傳貝已練就一身嗅食、覓食、待食、奪食、藏食、大口進食、表態飢餓的生存能力,傳寶依舊傻乎乎一如往昔,動作慢,反應慢,連眼神都稚嫩柔和。

我高度質疑傳寶是女眾(或傲嬌類小受)。「她」不像眾龜乖乖以龜姿睡覺:趴著,埋著,掰著什麼靠著,總之粗魯大條無甚美感可言。傳寶以仕女圖般優雅高貴的鈄臥淺睡美姿靜靜在浮萍伸展的新葉上隨水波顫動。兩隻漂亮的半透明小後腿交叉合鎖在枝頭,腹部輕輕依偎在枝條上,兩隻秀氣瘦弱的小前腿分別撐在幼葉邊縁,迷你的小光頭靈巧地似倚不倚落在玻璃邊緣,無聲地對空呼吸。她睡著了。她已進入深不見底的沉睡。只剩一雙清透的雙眼失神無焦地張著,看不見我,不知道我深心為她瘦小過輕、體重不足擔憂。水一波又一波溫和地搖晃著,搖籃似上下輕擺的枝葉彷彿數位音樂盒,以水聲波紋將她全心擁抱入人類不可探測的龜族夢鄉。

傳寶會做夢嗎?

我覺得有不小心偷看美女睡覺的奇特罪惡感。怎麼連幼龜都能擺出仕女圖特有的嬌弱可愛、迷離詩情?奇怪了,是我親手親口正授三皈的小烏龜,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一隻迷路太久幸運歸水的小寶寶在安心睡覺,我研究人家睡姿做什麼呢?不對,我心存正念。我只是擔心她太瘦。我只是擔心她適不適應,一呼一吸順不順利,能不能充分休息調養身體。真的,我要對自己大聲開示三遍:這是佛門法緣,生存道義,累世親情。

如果公龜來請法,我也能開示出專門針對母龜修持的不淨觀法門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