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子夜的黑姑娘

「她」,已經受我目擊數回,在夜深人靜經伴僧的寂定子夜。子夜十二時一過,短短幾分鐘內「她」會閃過門口,留下長長一截撩人的魅惑黑尾讓我確認「她」精靈般的存在。至少十五公分的餘韻很快消失在夜色燈影幻業下,剎那迴身躲入廚房。

黑姑娘活生生著,身後遺落濃烈的、不可抗拒的、難以忽略的「體香」上薰白晝,令眾群起疑情議論紛紛。「你們人類都猜錯了!」她子夜不斷現身向我宣示:「漂亮妹妹我才沒死呢,哪是一隻不幸僵死在大門口的老鼠屍!這麼個國色天香、傾城傾室、生命力四溢、佛性心香與業報身香交織並陳的大美鼠哪裏是死了呢!不識貨,哼!」

「她」成為我們的秘密公案。白天藏身在廚房外逍遙風流,子夜趁四下無人再大方在僧人面前閃入廚房安歇,以體味證明生命力。生命才是人類無法破解的秘密:動物體味是生是死的生死大問,人類只能依日常嗅覺辨識人類同族,拿其他六道群靈的生命密碼沒辦法。鼻根功德有限,對不對?

誘補黑姑娘?隨緣任運?她日日夜夜來去自由的舞會在哪?

鼠姑娘快閃之神速,僧家來不及三皈依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