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芥川龍之介(之三)

後侏儒語錄

我怎麼捨得投稿呢?你的遺稿美似不凋的洋桔梗在時光盡頭深深紫著。

道德

對佛教,你的理太犀利,事太溫柔。坦直又善謊的人總拿道德沒辦法。

良知

思想真的如你所言絕頂危險,尤其解行完全割裂之後。

權力

無法想像你脫下木屐緊握在左手對海浪揮舞的痴狂;你對權力用情太深。

軍事

戰敗與死亡哪個比較荒蕪?一切都好無聊,好天真。我們像無知的幼兒拿成億人命當免費玩具。

人生

我欽仰你的悲傷,崇拜你的搞笑。看得太清透卻一任心水成塘,把人逗笑卻留下沉思如淚成行。

信仰

你相信女色嗎?就像毒蟲相信毒品一樣。受不了宗教的禁色主張又怎麼會狂熱於解構經典呢?

藝術

前代、當代、後代的文學品味當然有差,就像稿費跟評論交叉的曲線報表沒個定準。我們都不想搞懂藝術,就像呆子不想研究智商。

寫作

大作家不適合譯經事業。要給你譯了,誦經誦一半都狂笑到從法座跌下來。

文評

在夢裏,夢人書寫夢文給夢評抓著了。做夢呢,好壞隨人說。

書評

八卦的時代至少沒社群網站,點名對摃不累。這時代上個網千評萬評世界評,評語人人會打,書評倒像星巴克咖啡一樣日常。

人評

奇怪,他們給你稿酬怎麼少成那樣?評語多傷人,回應好傷神,不給點精神補償慰問金哪行?(可能生前錢收太少,死後倒大大出名。因果多公平)

女人

對不起,無論你怎麼談女人,聽起來都像一輩子欲求不滿又不會修不淨觀那樣好爆笑(更正:好悲慘)。上了後悔,不上更後悔,後悔等級不一樣,通通可以寫文章。對吧?

愛欲

如此高見竟沒出家?你留在家自虐未免過份詩情畫意。

覺受

我中意你的才氣,中意到如果你來台灣投胎的話我會送你一本楞嚴經。

生活

一直泡咖啡店一個人感傷是不行的;找個兄弟作伴才不會胡思亂想。

死亡

從文學遠眺死神國度多冒險。你應該先找死神本尊去唱卡拉OK!

自殺

你怎麼就那樣去死了呢?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其實我懂,但還是想請教本人。博學不是止痛藥,機智不是快樂丸,幽默可以娛樂別人提振不了自己,睿智不盡然看得開。過份天真的滄桑殺傷力是多麼強大啊!

洞見

看透世界沒看透自己是謂世智辯聰。用得巧功成名就,用不妙絕對連命都會輕易丟掉。見見非見;妄想當真就麻煩大了。

阿呆

我喜歡你談阿呆哲學的正經模樣,尤其書面上。可惜你太窮,要不然創建一所阿呆研究所來賺錢養寫作的餿主意倒頗實用。

芥川龍之介

一位日本文壇奇才,人類文藝成就大師,文學界的早逝文將。語錄、小說、散文善於引用大量宗教素材,隨便寫隨便好(同時代文壇好嫉妒對吧),唯一缺點是有一點點色色的;更糟的是色完還可以寫一堆懺悔到一半又推翻懺悔的正當性的詭異反省文章賺稿費。

又(爆笑但書)

時不你予啊,因緣時節錯位。「又書」放上台大PTT絕對感召一票八卦毒舌派來瞎攪,熱鬧到你沒空去想要不要就這樣死掉。往生太早不好,我沒辦法為你助念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