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芥川龍之介(之四)

啟航,向中國
最野豔,嬌痴媚惑
唯上海這朵黑玫瑰

你究竟暈心抑或,純屬暈船
中庸哲學失守
中道胸襟失落
中國藝妓款款迎來
待你目色迷離,垂涎品味
兩丸時髦蘑菇耳朵

上海櫻點點向空
跌停有前清文客政見
漲停有歷朝素樸古董
旅居上海何其滋味
文學對舞
玫瑰花茶吟詩
老太婆與水手兵對望
大把中式鼻涕
由反串名伶秀手朝地扔
世界大戰順便把美學殺了吧
在風景名勝當眾解褲撒尿
歐吉桑信手掏出一場
不屑文明教養的不服從戰爭

召妓,誰坐陪
生病,誰住院
觀摩喧鬧京劇
冷看西洋文化
越洋移植,呼吸
滲透中國土地
擁吻中國翻譯
占據中國旅行
見證中國遍地
比藝術更低級的政治狂熱
初萌芽的社會主義政變
自階級社會破土而出

真暈或假暈
真膚淺或假沉痛
五光十色沉沉睡進夜夢上海

戰前,戰後

按:「上海遊記」文風幽默戲謔,把時代的空虛沉重四兩撥千金寫入吃喝玩樂兼水土不服的出差遊記。身為日本人的芥川比中國人還愛中國;比只想從國家搾出巨額家族資產或權位名利的中國人對中國更深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