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

身體好醜,她說

那天下午陽光很強,陌生的她推門進來。

「我們的身體好醜,要是沒有衣服怎麼辦?」她年過五十以上,踏入婚姻又踏出婚姻,快樂過也痛苦過。「人的身體很醜。幸好發明衣服來遮醜。」在家眾有本事修不淨觀的極其稀有,我不禁對她另眼相待。是法器啊!她談了一下午的情欲與修行,承認她會走進後悔得不得了的婚姻只有兩大理由:第一,性需求:無法抗拒荷爾蒙又不想隨興亂交得性病,只好找固定性伴侶。第二,社會壓力與社會眼光:年紀到不結婚會被別人講話、批評、歧視為「有問題」,只好找個男人結婚證明她自己「正常」。

不意外。她的誠實奠基於人在婚姻外。與不愛的丈夫離婚後招供只是為了處理年輕身體的欲望罷,像肚子餓要吃飯、口渴要喝水一樣無法控制。在美學上她倒從頭清醒到尾;她非常、非常清醒且直接地認識一件事實:丈夫與自己的身體都不美。人體不美,人體很醜,客觀如此。再怎麼醜也要應付荷爾蒙是她的無奈。

她告訴我的是她在社交場合無法公開說的秘密,她以五十年以上的歲月親自走過的修行體會。無論在任何國家、社會、團體,公開指稱人體醜惡、難看、不值得欲望或與它性交的「誠實語」會遭受欲界中日夜讚美愛欲的人群排擠與攻擊。我多想安慰她:「妳的心境不奇怪。染污因緣若不銷空,在俗諦假有層次仍示現染污法;欲望妄生妄滅並無法將配偶肉體的醜奇蹟似地在美學上一百八十度美化。妳無法欺騙自己的心、遮自己的眼、洗腦自己人體美麗好看。」

事隔十四、十五年了,陽光強烈的下午我常憶起她,像憶念二十一世紀版本的不淨觀現身說法。我們人類有多少百分比是「美」的?很少。不美還是追逐愛欲,不美還是追逐繁衍,期待在數以億計的爆炸人口當中製造那百萬分之幾的美麗例外……

我注視路經窗外馬路的公車廣告上清一色年輕美貌三圍傲人的美女模特明星。人類著迷美女;人類著迷人口比例占百萬之幾那零星稀少的美女。人類用美女當活體生育誘因,誘惑絕大多數生來長著不美麗的肉體的男男女女不斷愛欲下去……

國家不敢對我們說實話:「其實,我們人類的身體很醜啊。你知道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