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芥川龍之介(之一)

蜘蛛の絲

絲,從天而降的晶亮
亙古佛音猶在
救不了眾生以身為我的自私

藪の中(竹林中)

情慾無明交纏在幽林
三方詰辯,對質皆妄
惡世鬼也撒謊

羅生門

三千界等得雨都停了
時代悲喜無常
無從暫卻

地獄變

你不懂工畫師的狂喜
心痛如絞一任獄火熔淚
藝術燒盡政壇暴虐

鼻子

香臭根聞以何為界
如來藏性本空
誰理鼻子

鼠小僧次郎吉

問你
大盜義賊破不破戒
偷錢,偷香,或偷心

台車

心底少年不生不死
迷路,返家,絕頂孤獨
天黑地暗飲泣就路

芋粥

食品安全崩落千年以前
貴族飽餐,平民餓死
渴望與失落應念一時消卻

雛偶

文化傳統過期太久
資本主義興起以後,我們
權充彼此的人偶

玄鶴山房

與死神對坐暢飲
新死之屍猛然醒悟
逐欲一生,累了

蜃氣樓

不為什麼寫作
不為什麼看海
生死一場海市蜃樓

河童

瘋人瘋世共聚瘋話
根本無明心狂野
穿梭兩界

齒輪

咖啡或許是作家瀕死的血
病眼望空,漫天齒輪
文字拉扯成結

袈裟與盛遠

愛都假的
愛過,沒愛過
今夜一過盡為塵埃

俊寬

政變預約浪漫的流放
流放簽下用不完的
時間,拿來擁抱識浪

六宮之姬君

淨土名僧助念她一場
南無阿彌陀佛
彌封他始亂終棄的慌亂

大導寺信輔的半生:某種精神風景畫

解剖文學少年
半生奇才,半生虛幻
早熟不免遺憾

某阿呆的一生

散文詩刀刀自戕
狠毒又殘虐
有這魄力怎不出家



註:初讀芥川作品在青少年時期。一讀再讀,也看了相關不同版本的文學電影名片或現代動畫作品,甚至著迷到為讀懂短篇原著努力啃日文。當時並不特別留意文學大師作品中隨處可見的佛教典故或描寫,只深深為看似平靜清麗文句下的強大悲傷著迷。

文字是芥川的眼淚吧?

寫作,作為一種哭泣的方式當然是非常唯美含蓄的。

文學不失為弘揚佛法的殊勝方便。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