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權力的味道 The Taste of Power

為成就佛陀弘法度生的殊勝因緣,須達長者重金採購祇陀王子的林園一起合作建造精舍,供養予佛陀安住並大德修供養足滿一個月。精舍已成,佛供已辦,兩位大功德主聞法得道,歡喜返家。祇陀王子返回東宮以後經常讚歎佛陀的殊勝功德,以法為樂,修道自娛。王室家庭虔信佛法,只有祇陀王子的弟弟瑠璃王子一人例外。瑠璃王子雖然經常隨侍在父王母后身邊卻法不入心,念念繫於世俗權位。

父權社會的父子關係極端;或安全,或危險。波斯匿王是以何等心情將算命師預言必將謀害父母的孩子養育成人?他不想說。他只是年復一年身著樸素無華的尋常衣飾與後宮妻妾集體前往精舎請法聽經,命令王子們隨侍在側。

「佛法真無聊。」瑠璃王子心想。他配合演出討父母歡心,靜靜在皇宮守衛父王的空御座,內心其實一點也不喜歡修行。對零信念、零信心、零恭敬心的王子來說,聽經聞法沒有交集、浪費時間。「沒有交集,浪費時間!」他多想無禮驕傲地當場開口羞辱前希達多王子的佛陀本尊啊!若非留守沒機會,他真想動用世俗權位惡整那個自願拋棄世俗功名的傻瓜!

「他還有得講,」一票倿臣察言觀色良久,看出瑠璃王子滿心不屑。「王子,不如你穿上大王的朝服印信坐在他的御座上打發時間怎麼樣?試試看你像不像一國之君?」倿臣們想放縱五欲享樂度日,無心修行,忍波斯匿王這對佛教大護法忍非常久了。「好啊,有何不可?」瑠璃王子不是修行人也不是孝子,渴望王位很久了。

前方講經說法,後方已然政變。「哎喲我的琉璃王啊,從頭到腳威風澟澟,天生王者之姿啊!」倿臣整群次第依王禮跪拜祝賀,紛紛你一句我一句攻勢不斷,諂媚挑逗幼稚青春的心:「我等微臣黎庶苦等千年方盼得琉璃王您這英王出世,豈可白白坐失王位,讓那柔弱無能、迷信宗教、狠不起來又了無霸氣的東宮大王子登基呢?琉璃王啊,您尊貴的王軀都登上御座了,豈可升後復降空歡喜一場?」趁國王、王后不在,倿臣直接教唆叛國。

倿臣的嘴足以令沒德行實力的庸才自以為是偉人。自視甚高、目中無人的琉璃王子捨不得脫下偷穿的王袍,拔劍率眾朝祇洹精舍行軍。傲慢的兒子目中無父母親眷,六親不認。他下令禁止波斯匿王回宮,在清淨的佛教道場進行一場血腥無比的皇室內戰,殺死從小看他長大的五百多位老臣,當場稱王施行專制統治,折返東宮親手刺死長兄祇陀王子,公開繼承王位。

我執分深淺。我執淺者至少愛分親疏、近遠、小大、公私,我執重者就只愛自己一個人,人生所有的追求目的都在成就百分之百的自戀情結。琉璃王太愛自己了,愛到流放親生父母任憑貴為國主的親生父親餓死在郊外,愛到拔劍刺死親生哥哥,讓死在弟弟手下的大王子含笑吐血而亡。全家死在自己手下以成就自己個人功業、獨吞國庫家產猶不知足,瑠璃王興兵出征屠殺釋迦族僧俗二眾,將五逆之惡全犯光了。

當年算命師的暗黑預言不幸成真,人間因惡王出世頓成血海。波斯匿王夫妻臨終時會不會後悔過去錯誤的交歡受孕因緣呢?一場錯誤的性愛誕生一個錯誤的邪惡生命,出世只是來遂行大屠殺的人魔啊!他們沒有機會說,恐怕有機會也說不出口吧!

「七天以後,瑠璃王會直墮無間地獄受獄火焚燒而亡。」佛陀預言。

「七日後王必駕崩。」史官預言。

傷人的怕痛,殺人的怕死。琉璃王有膽造業卻貪生怕死,獨自一人離宮逃難。「火來水擋!」他驚慌地想,「只要我平安躲在船上循江出海,火怎麼可能燒得到我?」在大海上漂流到第七天,海浪中突然火光四起,瘋狂延燒。王船剎時陷入漫天火海變成火燒船,成為海上大火奇觀。獄火無情,琉璃王在驚慌恐怖中慘叫身亡,直墮無間地獄。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雙要品》


-修行筆記-

一、佛言:「造喜後喜,行善兩喜,彼喜惟歡,見福心安。今歡後歡,為善兩歡,厥為自祐,受福悅豫。造憂後憂,行惡兩憂,彼憂唯懼,見罪心懅。今悔後悔,為惡兩悔,厥為自殃,受罪熱惱。」人間犯罪率居高不下的主因是否與眾生普遍不信因果、無視業報、邪見興盛、放縱三業的現象有關?道德因果與法治因果這雙重因果如何圓融?三世因果為難信之法,如何得入?

二、佛告諸比丘:「太子祇者,不貪榮位守死懷道,上生天上安樂自然;瑠璃王者,狂愚快意,死墮地獄受苦無數。一切世間豪貴貧賤,皆歸無常,無長存者。是以高士殞命全行,為精神寶。」投胎王室,身為王族,這對王室兄弟果報殊異,一信佛一排佛,一順道一逆道,一生天堂一下地獄。「今日座上客,明日階下囚。」世間權位如幻夢,功不成千古遺臭、罵名遺後,功成猶不盡然全身而退、平安善終。是以真正多生累世經常受身王族者深心厭離、出家證果,深諳世間功名僅一時,危身遭難苦報在後……

三、舒適圈有兩種,一在家,一出家。在家最明顯的舒適圈是自己出身的特定階級人際圈,只知同溫層,鮮少知道其他階級如何看待自己身處的階級處境。出家踏出世俗階級舒適圈,初初最大的衝擊是會遭受大量出家前不曾遭遇的人身攻擊與惡待,造業者通常惡意對待之餘還會祭出一句「出家人本來就要修得比世俗人好才對」以阻卻任何俗諦上的教導、規勸、指責、糾舉。正為此,「當面關」或面對各類惡口的職涯專業訓練變成漢傳佛教道場的必修功課:只要剝除士族文化、家族文化、學歷文化、人情文化的階級保護,原本暗伏在心底的三毒無明在華人圈能惡質發作到如何程度,唯有真正揚棄世俗優勢出家歸零的人才體會得到了。不過,舒適圈假法不離因緣果報法則;大善因、大惡因召感的大善果、大惡果縱使親如父母子女亦互相加報,業力難逃。

四、「權力欲」是很特別的煩惱法相,綜合橫跨貪、瞋、痴三毒。古代盛行帝制文化,古人鮮少客觀正面探討權力問題,倒留下大量支持、佐證、維護、鞏固古代權力文化的古典論述並以大量華美文詞包裝。人類勇於拆解權力煩惱不過是兩次世界大戰前後的新發展。「權力欲」之為惡,不除之則父子相殺、夫妻相殘、母女相賣、師生互相背叛,社會單位大大小小都不安定。人類社會長期屈服於權力無明、權力規則或許是從家庭到國家都充斥悲劇的原因之一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