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屋龜車 Turtle Uber

We've got no Turtle Court or Turtle Uber Law, Help!

傳山身為體格最大、年齡最長的屋頂龜,近期行為反常詭異。除了討食、進食、撒嬌、吐泡以外鎮日悶頭在沙,彷彿患上流行性感冒或巧逢生理期(烏龜有生理期嗎?)一樣沒動力。今天目擊案發現場方知緣起何在:

體格大又奈何?歷劫歸來的傳寶體色白皙且急速增肥,伏在傳山背上把牠當Uber,活似龜版龍宮太郎騎東騎西好不威風。傳山不甘被騎意圖奮力甩脫的下場更悲慘;傳寶尖細的小指甲狠狠抓牢牠的背甲溝痕不放,張開小嘴對準傳山肥厚的脖子就是咬,標準的以小凌大。傳山受不了鑽入水草陣式,等依依不捨的傳寶飄離龜背後直奔老位就定,挖,埋,躲,閉,藏。一雙大眼望我,猶似驚慌。

事情不是這樣就完了。騎不得傳山的傳寶轉頭又追著傳者跑,死命賴在體型只約略大一些些的傳者背上做水底觀光。傳者哪裏受得了?八萬四千計最上上計,逃!對牠而言,傳寶一定又重又難纏吧?傳寶的快樂與自爽,一場場飆龜車水底旅行豪邁又瀟灑,建立在烏力計程龜們的苦難掙扎。這滑稽又可憐的畫面心疼死人,不知道牠們泡泡契約到底怎麼打?是不是「你好心背我一下我就多讓你吃一塊飼料」那樣?

傳貝是唯一沒被傳寶騎成的小幸運龜。大小不相上下,一騎重壓在缸底動彈不得,車不成車地水路開不了,根本沒辦法搭嘛!小傳貝乖乖不敢鬧兩隻體型較大的前輩,長期流浪的小傳寶倒很敢。見多識廣,能騎就騎!

水下一團亂的 Turtle Uber cases 無龜可管(我不認為人類有能耐擔任龜語通譯、締簽泡泡龜約、成立常設龜族交通法庭或認定水路交通糾紛是非對錯),水上稚嫩天真、新來的小小傳甜什麼都不曉得。傳甜乖乖給摸頭撫下巴,像依人暖軟的波斯貓剛來投胎一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