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花草葬

心細向因端,心粗向果端。

「往生了?他告訴我他帶牠去晒太陽!」居士很驚訝,顯然通知我傳甜之死的往生訊息的發現者沒有直接直白通知他死訊,害他滿心期待星期一的獸醫門診。「這麼脆弱!」

屍體晒太陽不會復活。屍體在高溫暖陽下很快召感蟻群來分食,分解屍體為食的眾生比人類更會判斷生命跡象。蟻群的動作確認牠已經是遺體無誤,直接下花草葬。出於法門無量誓願學的理念與生物學愛好者的謙遜習慣、事前查過大量資訊確認傳甜生病的我似乎被認定小題大作。非拖到小生命消逝,後知後覺的人們才發現我的就醫警告很認真。也難怪居士對眾生的生死不太敏感;居士畢竟不像法師長期大量接觸老病死苦。對待生命的態度會因為有沒有受菩薩戒而有巨大的差異。

屍體晒太陽不會復活,發現傳甜往生為何帶遺體去晒太陽呢?生命禁不起玩笑,生死一剎那,相當脆弱。春季氣溫變化劇烈的考驗對小生命構成命劫。魚類暴斃者有之,越缸出水瀕臨氣絕幸運被救者有之,極度適應不良。

「要不要立墓碑?」居士問。當下的台灣,人類的樹葬為美觀亦不立碑,只是將樹木分區分類編號立冊登記識別,毛孩的花草葬可以比照辦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