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台灣實況:慢僧者與卑賤報

從頭到尾我不發一語,靜默。

攝心趕路,我既沒注意坐在地板的年輕高大男子也沒注意燈光明亮的商家。參話頭、經行養成的習慣,除非必要注意來車與路牌或有特定因緣以外對塵境很少攀緣。

他突如其來暴怒的大嗓叫住我:「你走路那麼不可一世!這麼驕傲!出家人應該謙卑!不信我學給你看!」他一個身高一七零上下的年輕男子(顯然比我年幼)大步走近我,近到我必須後退以免靠他太近的地步,發現我不願意靠近他後,學誇張可笑的模特兒台步完畢又一屁股坐在他身邊散落的大量行李箱前,高聲怒吼:「你還俗啊!」接下來用不可一世、命令式、沙文式、權威式的手勢伸出手指比著他自己屁股前方的地板示意叫我坐下來:「來,你坐下來,你哪個道場出家的?」

聽到這裏,我蒐集的眾生情報也夠了。

一、依接眾經驗與人生經驗,這個男子很可能有精神問題。

二、他有攻擊性,言語與肢體語言都一樣充滿暴力與惡念。

三、卑賤地坐在地板上叫賣行李箱維生,以他的年紀與外表判斷都不合常理。若非他有精神疾病或其他嚴重問題無法正常就業,就是前科犯或毒品犯,甚至在「跑路」。

四、他的慢心非常重,慢心重到自以為是以為他自己比持戒的出家人高級,從頭到尾謾罵、下令,而且開門見山就是「你還俗啊」的典型台灣式第三世界辱僧用語。台灣人口若慢心煩惱重就自覺在家比僧眾高級、破戒比持戒高級、不修行比修行高級,開口閉口叫出家人還俗。

五、他就跟絕大數台灣人一樣,會因為我的外表誤判我的年紀而有完全錯誤的臨場反應,明明年紀比我小卻把我當成未成年人或年輕人。只要我在剃頭第一天出門就狀況很多,連自家道場佛子半路偶遇都猜「這個小法師才十八歲或大學剛畢業」。

若非出家,假若我還一直留在原本的世俗階級舒適圈裏,恐怕我不會見識到台灣中下層或社會底層這麼多卑賤、低劣、沒文化教養的一面。這個當街對出家僧實施語言暴力的台灣男子有一個異於常人的肢體動作:

素不相識,完全陌生,他主動吼叫引起我的注意後主動靠過來謾罵,身體與身體的身距比正常人靠近太多,完全不正常。一般連正常男性親友知識如父叔輩、兄弟間、師生同學互動上再熟悉都不可能突然暴衝靠過來近距十公分左右開罵。我身上沒有武器。我突然憶起在美國開車時目擊當地美國人為了爭搶練車排序起口角,一個男眾開行李箱翻出球棒,另一個男眾氣不過從口袋掏出手槍就當場對空鳴槍的事情。我快速思惟幾秒,判斷這個陌生男子有精神問題/暴力人格的機率很高,轉身就走了。好意提醒附近商家的女眾們要小心、要報案,她們只是一臉害怕說謝謝,叫我自理。

如果是嫉妒僧眾身份或幻想出家命好也不必了。若反問這些開口閉口叫僧寶還俗的台灣人自己要不要、肯不肯捨恩愛、持出家戒去出家,十個有十個說他/她不要。已經卑賤到必須席地而坐在路邊叫賣維生了都還敢惡口慢僧?我慢貢高至此還教訓別人謙卑?我轉身離去。

他還會更卑賤、處境更差、階級更下劣,而且很快就大禍臨頭。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