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你的驕傲,我的沒氣

已遠走西藏的師兄弟在我初出家時曾出於多年道誼特別指導我的禪坐動作。她說,很奇怪,你打坐時下巴抬很高,走路也下巴抬很高,別人不知道會以為你很驕傲。我說,我一直沒注意,要不然你用你的標準幫我調看看,縮下巴到什麼角度才對?

她用心幫我看好幾分鐘,我也配合她的視覺效果縮下巴很多次,最後搖頭說我辦不到。我說,如果我用她的縮收下巴標準會呼吸困難,很難受。她覺得很奇怪,我事後又私底下練很多天還是難以改善。

一兩年後我發病,確認甲狀腺長腫瘤。我這才明白為什麼為了呼吸順暢我必須下巴昂高,為何兒少時期軍訓課操課的標準縮下巴立正動作對我而言難以辦到。

後來我還是一直陸陸續續遇到什麼都不知道劈頭就開口罵人「聽說你念北一哦?你一定很驕傲」的師兄弟。或許是灰心,或許是老邁,或許是多病,我再也不想解釋了,笑笑別過。世間真的很諷刺;這是一個絕望到自幼花十幾年以上的時間考量、預謀、計劃、著手自殺又自殺未遂過的人,絕望到連活下去的信心都長期歸零的人,你們口口聲聲罵驕傲。

有時我真希望全世界的人類都證到阿羅漢果以上,至少有他心通。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