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她的小黃瓜妄想

這件事發生在幾年前的酷暑。日日逼近三十九、四十度體感的熱夏逼出四大失調中暑,日日灌大量開水之餘進食降火素食。某天下午,特地為此出門採購盛產價廉的當季小黃瓜。

看比丘尼手拿好幾斤小黃瓜,一個其貌不揚的年長已婚婦女主動上前搭訕。她的表情與笑容都很曖昧,開口就問法師買小黃瓜做什麼。「吃啊!」中暑的我覺得此問詭異。本小僧不拿蔬果放臉上浪費糧食,當然是以食為藥調身調心,還用問?確認目的是食用,顯然精熟廚藝的她故意問了很多連青少年都會的烹調細節:要不要洗?怎麼洗?怎麼煮?怎麼切?怎麼吃?拌什麼佐餐?站著被她問小黃瓜一問問了幾十分鐘像考試,我覺得很奇怪。那種似笑非笑又意在言外的曖昧令人印象深刻。

我的祖母是專業廚師,一大群朋友或朋友的親友是台、韓、日、美各國家庭主婦、家庭主夫、拿專業證照的主廚,一生認識大量精通廚藝的親友知識與佛弟子眾,沒看過誰明知故問地針對「水煮小黃瓜切片沾醬吃治療中暑」這種日常小事打那麼多妄想、問那麼多細節。

當公案參了數日後突然無意間在大眾傳媒上看見被讀者大量點閱的娛樂新聞一則,點閱率太高到處排序名列前矛。據稱日本AV業界題材耗盡不知道拍什麼,後來竟叫女優演半光頭的深綠色河童;因為河童愛吃小黃瓜,所以片場使用很多小黃瓜,詳細說明河童喜歡吃小黃瓜的神話生物屬性云云又附上一張可憐女優全身塗醜演河童的劇照,文章強調蔬果行銷力量大。

「啊,原來如此!」我突然悟到,「那日那個奇怪的歐巴桑想歪了!她自己喜歡男性性器官,用她自己的習氣嗜好解讀別人,以為全世界女眾都跟她興趣一樣!」

那件公案發生並破解後修行人生豁然開朗。除了知見正又發心修行的女眾佛子或對性學、性別研究有基礎的女權份子以外的一般婦女本來就會因為她們自己執著男色而「推定」其他女眾一定品味興趣一模一樣,看比丘尼的言行情不自禁打妄想想歪去!

跟女眾保證,小黃瓜吃來治療中暑剛剛好,其他用途(含放在臉上放到壞掉不能吃在內)在小僧認知上都純屬浪費糧食。不管妳們平常跟男眾習慣做什麼都是妳們的性權、人權、人身自主權、婚戀自由,拜託不要用妳的有色世界眼光誣賴新鮮美好又可口的無辜小黃瓜!

請常稱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多貪離貪,多瞋離瞋,多痴離痴!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