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兒童也有尊嚴

身體不適,難得頭昏,A婦突然問我是不是B婦的小孩子餵小動物餵太多,所以小動物雖然數日不進食卻外型相當肥胖。頭很昏,「原來是暴飲暴飲啊……」地應了一句日本文學小說中譯台詞。等頭稍不昏了好好思考一番決定認真處理。我沒看到也沒聽到,要問。

認真處理當然是直接通報B婦,直接把A婦的個人臆測、個人推論、個人假設告訴B婦,拜託B婦代為問她家的小朋友們。我相信A婦與B婦都是聰明的現代媽媽,對兒童心理學、青少年心理學、乃至大學生以上的成年心理學有概念,教養子女一生應該很清楚晚輩痛恨被父母或其他長輩誣賴做了不好的事情。成年人都會因為被別人誣賴或不信任起大煩惱,何況是心思細緻、人際世界小小地限縮在家庭與學校、極度在乎父母師長對自己的評價的小孩子?

晚輩也好,子女也罷,從兒童到青少年,哪怕是牙牙學語的幼兒都會在與大量成人互動的過程中認識到他獨立的人格存在,也就是確認他身而為人的價值與尊嚴。

我是洋派的師父,建議「甲媽對乙媽的小孩的行為有意見直接問乙媽」這種直心做法。雖然我的業報身是女眾法師無誤,但是思考模式與腦袋運作方法都嚴重傾向男眾特質。我覺得兩個當媽的人像閨密一樣直接溝通有什麼困難?兩個那麼愛養孩子的女生繞那麼大個彎問小爺,不,是師父,小孩子有沒有餵太多把小動物餵到吃不下這種嚴格說來應該和顏悅色問小朋友本人的事情?

兒童也有尊嚴。

對小朋友的護念要加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