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斷女色:僧俗權巧不同

美國一位女權份子知青寫文章分析批判美國異性戀男性無所不在的追求式騷擾。她以自身人生經驗為例條列大量男方不理性的言行,最後下結論身為一個單身女性要如何一了百了:

她不是佛弟子或持戒者。她靠長期撒謊解決麻煩。她從大量生活經驗體會到唯一能阻卻男性追求、騷擾、試探的方法就是直接欺騙對方「我結婚了,有丈夫」或「我已經有男朋友,性關係穩定」,要不然男眾騷擾沒完沒了。她甚至考慮過砸重金自己買一支婚戒長期戴手上騙四處把妹的騷擾者,但是覺得為了欺騙戴婚戒太超過而作罷。

想想看,一個俗人,不年輕也不美麗也麻煩多到要一輩子撒謊擋禍水,必須持戒不撒謊的人怎麼辦?可能要像虛雲老和尚在大陸時期的禪門開示一樣犀利才有用吧:

「你還看不破、放不下?你娘那個騷窟窿你還想鑽回去再投胎啊?」全球有多少男眾看得破女性性器官不過是個不值得鑽的「騷窟窿」?聖人看奇臭無比、屎尿惡薰,凡夫倒覺得香美誘人。業障豈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