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斷魚索 The Broken Fishing Rope

婆羅門村總共七十幾戶人家,這日迎來佛陀本尊。

「你們家族深居山間幾代了?日常以何事業維生?」

「我們全村定居在此三十幾代之久,以耕田、畜牧為主業。」

「修行上修何法門了生脫死?」

「我們敬拜日神、月神、水神、火神,祭祠不斷。村人死亡後,我們全村會共同舉辦大小告別聚會,在會中合唱梵天神曲祈求亡者出離生死。」

佛語諸婆羅門:「你們的職業與修行,耕田,畜牧,敬拜日神、月神、水神、火神祭祠,合唱梵天神曲,全都不是足以解脫生死的法門。那樣做,福報最大不會超過天界二十八天,由於法眼不開、沒有智慧,最後一樣會從天界下墮三塗惡道投胎。只有出家實修,清淨志道,切實修行,才有希望親證寂滅涅槃。你們信仰的宗教把真實的佛法當成虛偽的妄法,把不實的外道法當成真實的法門,總不離邪心邪見,不會得到任何修行利益。你們要改變,把真實的當成真實,把虛偽的當成虛偽,從邪見改變成正見,一定能獲得修行上真實的利益!人生在世,生皆有死,三界無常,了不安定。天界天報一時受樂,天福報盡必喪命下墮。你們要善觀察世間一切,有為法相只要可以妄生一定妄滅、妄始一定妄終。若想出離生死,務必依法真修!」

「說得太好了!請度我們出家!」

「善來比丘!」

婆羅門村裏所有具足知識學問、宗教訓練的男性村民集體出家後受戒成為比丘大僧。戒才受,正準備出發啟程下山回精舍,天就下起大雨。陰雨不斷愁煞人,新眾比丘在泥濘山路上低頭前進,路過俗家時紛紛忍不住思念留守在家照顧子女的「前妻們」,悶悶不樂,心情悲慘。他們的恩愛習氣妄想壓過出家正念,佛知道。

「來,天下大雨,大家先到路邊的房舍躲雨休息。」

「好……哎呀,這房舍怎麼屋頂穿洞一直漏雨啊?」

「舊屋漏雨當然是施工不當。當初蓋房子的建商沒蓋好,屋頂不密,天只要下雨一定漏水。房子偷工減料沒蓋好一直漏水就跟道心不堅被淫念性欲穿透一樣。要是蓋屋頂夠密就一定不會漏雨,修行人要是攝心念道就一定不會讓淫欲妄想有機可趁!」

性欲不斷,淫心不歇,修行都還在門外,沒入門。

「這……好吧,我們知道了。」

「雨停了。弟子眾等,我們出發吧!」

「好!」

淫之為業,沾便難脫。出家前太習慣有妻室的情欲生活,出家後一時難以放下。新眾比丘們勉強提起正念、打起精神再度出發。

「佛陀,地上有一張舊紙屑!」

「撿起來!」

「是,師父。」

「是哪種紙?」

「看起來是宗教儀式用的裹香專用紙!雖然用完就丟,紙屑還是好香!」

「哦。繼續走。」

「啊,師父,地上又有一截別人不要的斷繩子!」

「撿起來!」

「是,師父。」

「是哪種繩子?」

「聞起來是釣魚、補魚用的魚索吧,好臭!」

「人心本來很清淨,因為外緣薰染才朝罪業、福業不同方向發展。親近賢明人士就道德人格提昇,親近愚痴無智人士就眾罪集身。就像紙張與繩索,近香則馨,近魚則腥,各自漸次薰染,日月功深了無自覺。親近鄙劣的人就像接近惡臭的魚索,心慢慢迷失,戒慢慢全破,行為慢慢劣化,不知不覺退道心變成三業行惡的俗人。相反的,親近賢者就像香紙染香受熏,日積月累,三業善法不斷進步,言行愈來愈高貴芳潔。」

從七十幾戶人家捨家出世的比丘們這次都開悟了。家庭愛欲好比污穢獄所,妻色子纏有如桎梏,一心厭離,信心堅固。大雨一直下,他們一路前進,攝心正念,集體證得羅漢道。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雙要品》


-修行筆記-

一、真欲修行,比丘遠離「故二」(前妻)。沒道心、沒出離心、樂於三界生死才會眷戀妻室。眷戀妻室者再怎麼修都是種善根、結法緣,還沒立志發願超拔生死,不論聽聞心法或轉述心法都只是在文字般若表面薰修基礎,還沒真正入門實證。

二、佛經處處開示超生脫死大道,離欲第一。民間俗眾不離欲之餘還謗佛怨怪佛陀棄捨為人夫、為人子的身份出家證果是「不負責任」屬凡夫邪見。若欲訶「不負責任」,為何不去訶台灣大量通姦外遇拋妻棄兒的通姦者?為何不訶賺錢買春、買醉、買毒、花天酒地五戒全破卻不養家活口的惡家長?為何不訶不肯養育親生子女卻脅迫女方自己墮胎承擔不利的準父親?世間有大量不負責任的凡夫惡男不去譴責反而怪罪為眾生棄小愛成大悲的佛果聖者?

三、不論是物品或人類,薰修久都沾染「習氣」,會散發特定的風味、格調、特色、傾向。資訊爆炸時代人人懂得搜尋佛學資料拼湊開示法語文章,然而只要「欲愛色愛無明惑業」這道「試心紙」一出招,到底是真修實證或賣弄文字高下立判。還頑固力守愛欲知解的全在門外,未得半絲佛法法味!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