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受傷 Hurt

緣起:

偶遇一個五十歲的單身漢請法。他直言覺得台灣女孩子絕大多數都「不好」,追問法師為何出家,自白他覺得在美國單身太無聊才返台回老家住,邊請法邊藉宗教話題試探法師對「愛」、「婚姻」、「家庭」、「職業」的觀感與立場。台灣男眾真的太傻了。世俗女眾就是因為願意被男眾染污、願意與男眾發生情欲互動、願意棄捨處女清淨之身為人妻母才會示現成「異性戀男性的可能性伴侶」。嫌棄願意與男眾有情欲關係的世俗台灣女孩子「不好」又故意招惹立志不與男性有情欲關係的比丘尼實在是搞不清楚狀況。不僅是不清楚明白出家事,連世俗情欲市場遊戲規則與屬性都沒看透。

世俗女眾不會出家當比丘尼有很多理由,其中一個重要理由是她們擁抱情欲業力、自願留在世俗與男眾建立情欲關係,不論情欲關係被定義成家庭或非家庭、愛情或交易等多元狀態。世俗女眾「不想跟比丘尼一樣出家修行」才給世俗男眾創設大量情欲生殖活動機會,結果世俗男眾竟然反過頭來跟比丘尼嫌棄世俗女眾「不好」?什麼叫「不好」?如果全天下女眾都道德高標到只願出家修行、不願意與男眾互動做「不好」的女眾,誰來當情欲經驗豐富的母親?


一、預約傷害

沒皈依、沒學佛、沒受戒、沒吃素、對大乘道場的僧俗互動模式零概念、完全不了解僧眾的世界就容易依照世俗想法胡思亂想,用自己的習氣妄想解讀。

一直活在妄想裏抱著不可能實現的願望,拼命找情人節之類的節日拐彎抹角試探,保證一定受傷。僧眾受的修行訓練不是一直活在情欲世界的非佛子能想像的;若不認清僧俗在愛欲立場上井水不犯河水、兩個世界雙軌運行的事實,俗人所受的傷害會比盲目追逐世俗女色更大。

一般人常常誤以為出家的女眾法師就是單純、天真、無知的「好女孩」,拼命投石問路試水溫,錯了。我們一路處理大量俗人家庭糾紛、情欲犯罪又認識大量四眾佛子,遠比心只繫於一家一戶小家族的世俗女眾更滄桑。

盲目追逐完全不了解的對象,註定心靈受重傷。

二、狩獵

打獵百分之百是悲劇。獵不到,人類零收入,一悲。獵得到,動物殞命受傷不自由,一悲。萬一人類打擊錯誤殺死同行獵人、家人、或其他山民,一悲。要是誤判實力,動物獸性大發殺死或傷害人類,又一悲。

打獵潛意識上是一種 love of death ,一種渴望生命死亡的殺念。既是業力追纏的殺念,誰生誰死或集體死亡無一倖存的惡果就不是身為凡夫的獵者可以掌控的了。

欲界的情欲戰場本質上就是狩獵,視個案而異,互相殺死法身慧命,互相約束自由,互相以情枷欲鎖設囚共監。「就像圍城,」身為情場老手的知識份子笑道:「在城裏的受苦拼命想逃,在城外的好奇拼命想進去!」

三、「愛」本即虛妄假法

「我覺得台灣宗教界太注重物質、對人好、給人關懷,」只信耶穌與聖經、不信教會的教友認真主張,「台灣人不知道那些都是虛妄的,跟宗教無關!聖經上講的愛、愛的箴言、……」接下來發表不少有關聖經上的「愛」的高見。

「你知道嗎,你說的對,」我認真回答:「依佛法,人體也虛妄,愛也是虛妄的!」

然後他突然呆掉了。

「我覺得你合適單身,個性當傳教士很好!」我肯定他的單身狀態。當然,單身、結婚究竟來說也是虛妄的,八識田做場人間夢,夢完生滅一場本自空寂。

然後他大談教育理想與學生。很好,提起正念就對了。要講教育理想小僧也很會講,佛法教育也是一種教育,法法圓融。一假一切假,假觀出八萬四千法門。

「你到底幾歲?」他臨別一問。

小僧很直心回答。

「我相信聖經,可是也相信輪迴!」他突然天外飛來一筆。「我去教會找神職負責人談我的宗教見解,他當場問我是不是有精神病。哎,如果我讚美他又捐獻就會被當正常人了吧?批評就被當有病。」

緣份而已。有善緣,無論信仰理念多麼不同都可以溝通。這是宗教和平對話時代!

愛欲緣起性空。把愛當真就註定受苦。
四、為眾生請命

甲男路上請法,自我介紹是異性戀。乙男有事溝通,自我介紹沒結婚。丙男問功德回向順便強調沒交女朋友。連買個麵被牽腳踏車的路人丁叫住問宗教界運作、跨宗教比較、人本教育理想也要一直不斷重覆「沒結婚」的事實。

很奇怪,台灣男眾很流行開口三分鐘內表明「未婚」身份嗎?

剛才被請法幾小時後終於略有小悟。代為眾生向政府祈請:

請政府好好照顧完全沒因緣出家又渴望成家的單身台男,看看是制度化、常態化、社福化、社區化地處理或其他。政府先處理,我們宗教界再接手證婚、主法、出席婚禮吃素桌依法祝願等俗諦事宜。


獨身的台灣男眾拼命一而再、再而三跟比丘尼暗示未婚待婚身份表示台灣的愛情教育/情欲文化嚴重出包。太多人放著大量未婚待婚的世俗女眾不找偏偏找比丘尼,政府最好出面收拾。教育系統、家庭系統、社交系統沒有能力事先處理,一路催婚催生的政府要負責。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