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美是一種妄想

出家很多年後失聯大半生的親族才送我一張亡母的婚紗照,讓我一時定力放一邊、情執擺中間,狂喜不已。

「媽媽是個美人」這樣地向長輩現寶。「哎,阿嫂被拍醜了,」姑姑閃淚光嫌棄,「她本人比這張照片好看很多,長得很漂亮。化妝把她化醜了。」我瞪大僧眼。這張老照片就算在當下台灣的審美標準已是美得發泡的新娘了,姑姑還重度嫌醜?姑姑很喜歡這個年紀輕輕的原住民美人嫂子,滿臉懷念。

美是一種妄想。

有沒有誰手頭有小僧亡母的素顏照?母親節到了,歡迎供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