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日 星期六

頑皮的傳山

說到傳山,宿世不知跟他結下什麼緣,一副「我就是吃定師父」的皮樣。

第一次長期失蹤鬧了好久。就在大家都放棄時,傳山靜靜六根收攝臥在僧寮門口等我開門。可能餓太久,洗澡很乖,洗完狂吃一頓也就睡了。

失而復得誰不感動?有句俗話講:「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必強求也會是你的;不該是你的就不是你的,求得要死還是得不到。」認定小佛子有深厚法師緣,情人節把他當家人寵,抱在掌上親親鼻子念幾句英文。他一聽kiss一字呆了幾秒就朝掌心咬下去;四顆門牙緊緊咬住,咬夠才鬆口,一臉天真可愛的無辜神情彷復這樣無聲表達:「師父,有喲,我真的有親親哦,親您的手!」害我過個業障節破天荒哈哈大笑不已。基本上,一輩子被成貓、中貓、幼貓咬成習慣還是無法抗拒可愛小動物的人怎麼會在乎被幼龜咬?小龜牙也沒長幾顆。

接下來,發生台灣歷史上知名的「傳貝啃魚事件(斷尾血案)」與眾龜長毛顛覆禪史宗教詮釋通說的「龜毛事件(發毛霉案)」後,一路陣亡到第三隻魚,忍無可忍決志救魚的師父終於下定決心調龜。

說來是師父不好,不太會撈魚,只好徒手抓龜。小水缸顯然讓安份好幾個月的傳山很不高興,竟然半夜翻去出搞失蹤,直到肚子餓到不行才主動以六根收攝標準待撿姿勢蹲在地板上光亮處等我。全身搞得髒兮兮,第二次撿到失蹤龜口、擔心一整晚擔心他被鼠族抓走吃掉的師父邊開罵邊幫他洗澡,他也不甘示弱把小嘴張得老大,作勢隨時要咬師父一口!翻缸出逃還敢生氣?小朋友任性就這樣,再怎麼做錯事就是敢使性子!

提心吊膽,思及眾龜越缸不幸葬身鼠腹的機率太高,小水缸恐怕安不住他們,只好滿頭大汗硬頭皮調魚、調龜、洗缸、清水草地忙上大半天重頭安頓。以為重返大缸就沒事,沒想到沒兩三下傳山又不見了!

這次又怎麼了?說起來,眾生太聰明、太有主見、太有自由意識也讓人頭疼。原來,龜族有嚴重的「消夜習氣」,會故意藏飼料、留飼料、埋飼料,等到夜深人靜時邊熬夜遊月光泳邊享用。這日忙大搬家忙到沒注意他們消夜問題,半夜餓到抓狂的傳山不爽就跑了!我一早衝出房門滿地找找不到,心中一直有股異樣感;有點那母子連心或師徒連心那類詭異直覺,總覺得他在才對。

在,在,在,可是在哪?靈光一現往缸後一看,果然!一隻縮頭縮腳的可憐傳山被困在粗大的電線中間,前進不得,後退不得,連像平常一樣四平八穩蹲地也辦不到,就呈四十五度角那樣悲慘地夾著,動也不動。天曉得從半夜夾到天亮已經夾在那牆頭死角幾小時了?邊同情,邊疼惜,忍不住又開罵碎碎念的師父按慣例帶去洗澡,擔心得厲害就講幾句。他又不認輸張嘴作勢要咬,一副「你會罵我我就不會咬你?誰怕誰啊」的蠢樣。結局跟前兩次一模一樣,洗好澡一下水就瘋狂大吃,窮兇「餓」極!

(張嘴動作是生氣想咬、感恩想親、還是餓瘋想吃倒可以參究參究!)

身而為人,人生能發生幾次這種特殊因緣?人生幾何,就有這麼一隻聽得懂英文、中文、日文、歌劇詠嘆調,會認人看臉色埋好料藏消夜踢大便、愛自由愛旅行又懂得回頭被拾得的小佛子龜故意逃三次又故意被撿三次。傳山啊傳山,當個乖龜子、乖佛子,以後投胎當人來跟著師父出家當比丘,我打死不當世俗爸爸生這種皮得半死的兒子!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