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鬼孩子

有一次接了天外飛來的立牌請求,老夫老妻主動上門。他們欲言又止,自白是被嬰靈所逼,準備花上百萬寫大牌都可以,只要有用就好。

請坐又請問,他們臉紅著說,年輕為拼經濟沒時間養小孩又無法節制,總共至少墮了六個小孩,最後房子買到了、錢夠了、老婆可以不上班在家顧嬰兒了才敢生下來。本想夫妻間的性生活、墮胎問題是夫妻的秘密,沒想到子女長大結婚成人或讀大學後出事,有的運氣很背、有的生孫了發現孫兒天天在家跟「看不見的玩伴」有說有笑玩玩具互動到言行異常、有的最後發展成大人目擊孩童樣大小的小鬼在自宅自由出入。兄弟姐妹受不了全講了,一起跟父母訴苦形容小鬼模樣,父母最後也開始見鬼,這才憶起年輕時墮胎的事情,跟子女們承認錯誤,說明是當年沒福份出世的鬼手足們一直沒有投胎轉世,留在家族裏迄今。怎麼辦呢?子女聽了反而放心,覺得是自己親手足來跟自己小孩玩等於小伯伯、小姑姑找晚輩玩遊戲不會害親人,竟然人鬼共處相安無事不想驅鬼,反而是父母身為墮胎造罪當事人怕老死報應又良心不安才想正式處理。

知識份子圈對「嬰靈議題」向來大爭大議沒定論。這裏講個公案,墮胎當事人就是台灣早期大學聯招極難考時代的高級知識份子,他們受不了自宅嬰靈問題主動求道場幫忙解決。

想想看,遇到的起碼認錯,沒遇到的反而一直造業一直墮還以為沒事沒因果。說起來,遇過鬼、見過鬼也不是壞事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