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鋼管舞

沙彌尼知道我對大嗓門很敏感,為增益我與初識未久的大嗓門比丘尼的「道誼」,特地事先爆料:「別看她這樣好像很嚴肅,長得人高馬大,講話很大聲。上回辦法會時為了娛樂老居士、老人家,她直接穿短褂跳鋼管舞!我們大家都笑瘋了!」「什麼!」我完全驚呆了。

想像一下圓嘟嘟的萌萌圓圓高壯人士夾著柱體跳舞。沙彌尼邊講邊笑,回憶就足以令她大笑。「原來比丘尼可以為了菩薩道開方便在法會跳鋼管啊!」我非常意外又不太意外。年紀夠大、身材夠胖、造型不夠女態就很自由,我知道。

「不行!你不行!」沙彌尼看我認真沉思的臉立刻勸阻:「你絕對不行!你長這樣要是跳鋼管舞會有很多男眾起心動念!她可以,你不行!」「我沒說我要跳!」沙彌尼笑翻了,笑聲像春天的風鈴般串串飄散。十幾歲的她腦袋瓜子裏不知道想像本大僧什麼奇怪場景,表情非常詭異。

怎麼會記起這件陳年舊案?傳貝。

傳貝腳夾在溫度計上跳「小佛龜水上鋼管」的場景太耍寶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