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5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鞭刑 Flagellation

遠古時代,曾經有個古國叫賢提國,有佛住世。當時有一間賢提精舍,精舍裏住著一位長年重病、臥床不起的年邁比丘,又瘦又髒又痛苦,向來無人探望。衰老重病的可憐老修行人經年累月不受重視,突然這天佛親自帶將五百比丘到精舍裏探望他,交待比丘眾輪流照顧病患的生活起居、親手為他煮粥。

「不要,他身體好臭!」未證果的比丘們看他就嫌,遠遠走避。

「好吧。帝釋天,麻煩你送天上的水來!」佛從天帝手上接過天水,以金剛之手親自替老法師沐浴淨身,使大地震動放光,遠近驚畏莫名,連皇城官民都非常有感。

「佛貴為世尊,三界以內天上天下無人可比,道德圓滿完備,為什麼甘心屈身幫這個又瘦又髒的年老病比丘洗澡?」在古印度,別人洗澡通常是社會種姓階級較低的人為階級較高的人從事的基層服務,佛的行為讓人間官民、天龍鬼神無比驚訝。

「如來會出現在世間上的緣起本來就是為了像這樣貧窮困厄、無所依護的人哪!」佛說,「舉凡供養生病、瘦弱的沙門道士或貧窮孤獨的老人的布施者都會獲得無量福報,所求如意!看病第一福田,譬如眾流匯歸大海,眾福來集亦當如此,功德具足圓滿,將漸次證得道果!」

「哦,了解了!」國王聞言略有所悟,「可是,到底這位重病老比丘過去世造下什麼重罪?為什麼經年累月重病所累無法治癒?」他想進一步了解因果業報因緣。

「很久以前,世界上曾經有個惡行王,政風酷烈,動不動教一個名叫五百的大力士鞭打人民。五百仗恃自己被國王重用而公器私用,只要國王下令用鞭刑就私底下向受刑人開價講條件,只要依他的意出錢獻寶行賄就可以交換輕鞭,反之故意下手重打。全國百姓口耳相傳,大家都知道政局黑暗,實施鞭刑有一番黑暗的金權交易、賄賂文化在不成文運作,各各深以為患又不知所措。」佛眺望著遠方,像追憶一件遙遠的往事,繼續說下去:「當時,有一個賢士被惡人誣告,被國王判處鞭刑。賢士清楚自己無罪,完全是件空穴來風的誣告冤案,面告行刑人五百自己是個老實修行的佛弟子,向來畏懼因果不造惡業,被小人冤枉誣陷入獄遭難,難以向國王解釋清楚,希望他從輕量刑。力士五百雖然貪財,倒是對佛弟子有基本的尊敬心,完全沒開口求索賄賂金就主動輕鞭過手,特地留無辜的賢士一命。一輩子在黑暗的官場打滾、被惡王背書造罪無數的五百死後直墮地獄受刑,被地獄獄卒們凌虐毒打,經過漫漫長劫才終於消業重新投胎入畜牲道當動物。當動物時餘報未了,不能當人見人愛的寵物,而是人見人厭、鞭杖虐待的勞役動物。如此這般,不斷轉世當動物受盡苦楚,最後好不容易重新受生為人還是要消餘罪,世世重病、身痛徹骨。當時作惡多端的國王轉世成提婆達多,力士五百轉世成這位一生臥病在床的老比丘,而賢士生生世世走修行路,最後成佛。我過去世當賢士時有賴他一念心慈才得以逃過死劫,今生為了報答他的恩情才特地來替他清洗病軀。人生在世,行善行惡召感各自相應的福報或罪業,因果業報不會因為死亡就逃免!」

老比丘痛苦地躺著,靜靜聽完這段宿世因緣,發現自己過去生這麼貪心、貪到行賄天下無惡不造,非常慚愧自責,覺得自己罪有應得。由於心念勇猛、懺罪功深,突然間重報輕受大病初癒,當場在佛前證得羅漢道。國王歡喜信解,也當場受五戒證得須陀洹道。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刀仗品》


-修行筆記-

佛言:「撾杖良善,妄讒無罪,其殃十倍,災卒無赦。生受酷痛,形體毀折,自然惱病,失意恍忽,人所誣者,或縣官厄,財產耗盡,親戚離別,舍宅所有,災火焚燒,死入地獄,如是為十。」這段開示清楚列舉誣告清白的人讓無辜的人進冤獄、受苦刑的人會招感十種極重惡報:一、生受酷痛,二、形體毀折,三、自然惱病,四、失意恍忽,五、或縣官厄,六、財產耗盡,七、親戚離別,八、舍宅所有,九、災火焚燒,十、死入地獄。

世間顛倒,在打擊犯罪上尤其如此。若論告發有罪,資力雄厚自恃可以重金動員司法資源、法律人才、社會公器、媒體風向的政商要員拼命互告;若論壓案吃案含冤枉死,殺盜淫諸大重罪的被害人反而經常求助無門、不敢發聲、遭受無知大眾落井下石或不公指責,不僅被害人不敢提告,知情者也不敢吹哨!更有甚者,身為權貴顯要政商後代或人情人脈關係鎖鏈者反而造罪時更有把握可以靠社經背景脫身,比一般自知貧無資財、請不起名律師或登不起大廣告的平民百姓更容易犯罪。行賄之害自古有之,當今不絕。例如,發生重大刑案,當事人犯行令人髮指卻獲得輕刑,民間百姓便激憤私語質疑是不是行賄交換輕判?試問,階級與財力已經間接包庇罪惡,若事後司法救濟都無法百分之百杜絕此風又如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