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想業障 Missing Karma

老和尚教弟子的手眼不同凡夫,我們都知道。舉例來說,我有兩個師兄弟就被師父「調教」或「磨鍊」得很淒慘。

她們的修行瓶頸都一樣:想男人。都是知識份子,一個私底下拉著我談前同居男朋友直言她想男人,一個找我喝茶、亮出她的手指頭,「伸長」她的指頭告訴我她連看著男人的「手指頭」都受不了。妄想惡念發作沒多久,雙雙一起被被流放到難度眾、難化緣、難勸募的邊地當住持吃苦,無論如何抗議求情說不要還是拖著長子宮瘤的病體赴任。

這個時代當住持是吃大苦、消大業、大承擔,等於天天泡在在家眾的夫妻男女父母家業問題裏處理世俗煩惱。天天看居士們痛苦,想想執迷男女之事代價那麼大,撐過瓶頸一路修行下去。

那是開悟者的手眼。

執著?那好,就鎮日經手俗眾的淫欲家業大苦,由境照心到自己放下自己的過去業種、超越習染為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