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罪與福 Sins and Blessings

真空妙有,妙有真空,如幻因果示現如幻罪福。

舍衛國有五百個非常介意原有宗教市場被新興佛教瓜分、原有政界護法大量改信佛教的善妒婆羅門。好爭勝負又無從以真修實證比拼的他們決定找佛麻煩,設局誹謗。佛知道,佛清楚,不動聲色。佛是圓證三達智(宿命神通、天眼神通、漏盡神通)而且能夠普見人心細微妄想的果位至尊,對這群盛妒下決定謗佛的愚痴外道充滿憐愍,決定靜觀其變等因緣成熟再一舉全度。

因緣法甚深微細。因緣若不具足、未到位,果報一定不成熟、不現前。世間有為罪福法相若要現前成境必須有眾生自造因緣作為罪福成就的先決條件。五百個外道羅門雖然打算害佛,他們宿世尚有微福可作得度因緣,這一生入道修行的福報即將現前。

為了害佛,不務正修的婆羅門眾竟然破天荒集眾開會,正經八百討論謗佛計劃SOP。「當然,害人要害成一定要找對人!」「找個屠夫吧!屠夫以殺生為業,佛不像我們不忌葷辛酒肉。」「很好,就找屠夫故意宰殺動物,血腥屠殺一番再裝清純把哀嚎痛苦枉死的屍體煮熟端上桌供佛齋僧!」「對對對,依他們佛教的應供慣例,受請應供一定要祝願、讚歎請供的發心居士,這下子就可以逼佛親口讚美屠殺、殺生惡業!」「這計劃妙極了!等無知的佛吃飽喝足了大讚屠夫手藝的當下,我們就集體跳出來大聲告訴信徒廚房裏的運作真相,大聲謗他!」「哈哈,到時我一定要大聲譏笑那個禿沙門!」

「佛陀,我想供養您。」屠夫依約前來。

「可以」,佛安然接受。「果熟自墮,福熟自度。」

「喔!」屠夫照婆羅門眾交待辦事而已,沒什麼特殊反應就直接回家下廚。

「弟子們,我們可以出發,慢慢經行到施主家裏應供。」

「中計了、中計了!」公開「埋伏」在屠夫家的婆羅門眾好高興。「今天終於抓到禿頭沙門的小辮子(光頭有辮子嗎?)了!我們按兵不動等他吃飽。要是他開口讚美功德主供佛齋僧功德殊勝,我們就爆料居士身份是屠夫,用他日夜廣造殺生罪業來譏謗佛搞不清狀況;要是他發現居士身份而開示殺生因果罪報的話,我們就故意舉今天齋僧法會植福無邊為例來攻擊佛發言不當!我們頭惱這麼棒、這麼聰明、邏輯推理能力這麼強,不論採用這兩個方法論的哪種人身攻擊話術都會贏!我們今天一定會把佛搞下台,重新要回我們的宗教市場!」

他們等著看好戲,結果呢?飯是吃了,水也行了,偏偏佛的反應超越俗人二元對立妄想,全不墮境。只見佛食畢出廣長舌相覆蓋佛顏又捲舐佛耳,通身放光把全城照得像全國換裝來自台灣工廠的優質LED節能環保燈泡一樣亮晶晶的,開口說話:「如真人教,以道活身。愚者嫉之,見而為惡。行惡得惡,如種苦種;惡自受罪,善自受福,亦各須熟,彼不相代!習善得善,亦如種甜。」

罪福因果是什麼味道?因果是苦是甜人人自嘗!

「啊,佛沒提供養!沒提屠夫!」

「怎麼辦?沙盤推演全失算,佛直接講我們善妒耶!」

「我們修行不如佛,輸得心服口服!」

「我們愚笨、頑固、痴傻、無有智慧!我們根本不會修行,言行通通不及格,希望佛陀不計前嫌,收我們五百個人當弟子吧?」

這場外道害佛的胡鬧劇就此變成外道出家的修行劇。村民不分老少信心大增,各自得道,全村從此持守不殺生戒,村民再也無人從事屠夫這種跟眾生廣結惡緣的不幸職業。用完這場消業轉業、增召佛子的功德宴後,佛陀便安然率眾回到精舍……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愛身品》


-修行筆記-

素食分很多種。台灣餐飲業近年為拓展多元市場興起一種美國已經行之有年的變通經營手法:葷食餐館附帶推出比例較低、選項不多的幾種素食,一網打盡吸收各種葷客、素客。然而這類純粹出於行銷考量附加素食的餐館很少嚴格區分廚具、廚房、廚師、廚餘,縱使煮素菜出來還是夾帶殺氣與葷味。

雖然古代上座部佛教開緣食用三淨五淨肉,但現代肉品因緣完全不同。現代肉品講究生殺活宰,萬一按照古代佛制去撿拾自然病死、自然老死、非因人工宰殺流程而死亡的動物來吃反而觸犯現代消保法或其他食品法規,容易被告!因此,生活在肉食幾乎百分之百來自故意殺生屠宰的殺業流程的現代社會,漢傳佛教堅持吃全素,嚴拒與殺生害命、違犯殺罪的一般屠宰事業產製的肉品「結緣」。

與其不上不下、不進不退地善惡夾雜入生死,倒不如直接上純素餐廰吃素食來得乾脆吧?鈔票即選票,用鈔票選舉開全素餐廰的素食餐飲業者不就是積極的戒殺護生行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