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翻缸三寶龜

深刻反省,嚴肅檢討。傳山確定構成一隻「三寶龜」。這小朋友已經超越「媽寶」的龜孩層次,榮居「翻缸三寶」之列!

細數傳山的翻缸逃亡史已重演太多次,強的是每次「自願被拾得」的場所都不一樣。那日一大清早發現傳山又翻缸,我馬上反省,我做錯了。不但錯,而且知道錯在哪裏,很清楚。

話說,傳山N度負氣越缸外宿的前一晚,曾經做了一件平常不太常做的事。平常吃飽睡、睡飽玩、玩飽吃、抓這抓那自得其樂,那晚吃完晚餐以後特地游來我面前「說話」。說些什麼呢?張大一對少女漫畫似的圓滾滾美眼,清麗動人的藍眼圈柔亮閃動著,透過波光不斷頻射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的「夏波」,一對小電眼直勾勾盯住我看,良久。「消夜?」我的心念打很大。「晚餐不是吃得很飽?」四目對望,傳山電眼緊緊勾住我的視線,雙手努力左揮右揮,加碼打手語。「不用吧?乖,睡覺!」就這一念打錯,我不理會傳山空前難得的撒嬌表現,沒給。哪知道,如此直白討食不給吃,半夜天沒亮就賭氣逃缸出走了!

依我的理解,主訴應該是沒吃消夜,肚子餓到生氣。總不可能是忙著僧家本份或進行例行性與計劃性方便接眾法門,這陣子很少陪傳山說話、唱梵唄或兒歌、心念交流這類「親子相處時間不足」的倫理問題?依我的研判,聲控訓練成功歸成功,功力還不到讓一隻兒童龜對人類語言組構的音韻上癮。既然如此,便在消夜時間喚他。出於對不起傳山的罪惡感,好聲好氣地哄小孩兒般連哄兩夜,哄到第二夜終於現身了。我鬆了一大口氣。捱餓四十八小時以內自願出現,三寶加持。傳山立在我一定找得到的位置昂首看我,伸長頭靜待被拾得。撿著了第一件事就是張大嘴,非常誇張地簡直像看牙醫般的大開龜口。果然是消夜問題心生不滿!我無奈又慚愧,快速洗洗就給吃,完全無暇顧及身為法師為一隻佛子龜現「龜奴相」是否有失臨濟子孫的基本尊嚴。

貓來貓奴。
龜來龜奴。

這已經遠遠地超越先為眾生做馬牛才有得做佛門龍象的菩薩道層次。

這次換僧家學乖了。小朋友要眼神交流一定奉陪,小朋友特地游來示好一定微笑以對,小朋友需要回應就回應,要不然耍小孩子氣會出逃。一逃大家都不好過;餓肚子的難受,擔心小朋友餓肚子的大人更難受。重點中的重點:配合龜族業報,給消夜。吃飽就安住,切記要吃就給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