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燒字紙:改變佛教實務的客家族群習俗

有一段時間常在夜空下坐在墳場裏邊默背心經邊燃化字紙,吹著晚風,欣賞火焰。我知道我做的事情並非佛教傳統,也非佛教儀軌,而是源自客家族群特殊的「惜字」風俗。客家人像日本人視文字為具有言靈的神奇存在般重視寫有文字的紙張,不肯扔棄,必須恭恭敬敬地悉數焚化。

我知道得很晚,在出家很多年以後。由於接眾經驗,發現在台灣傳教弘法一定會接觸大量非佛弟子、外道、民間信仰信徒、無神論者,有必要對佛教以外的宗教信仰有基本認識,為此閱讀不少探討台灣民俗文化的書,才發現佛門/漢傳佛教的燒字紙習俗源自客家人的惜字風俗。或許這與1949後台灣佛教界有大量客家人口的事實有些關聯?佛陀時代以口耳相傳背誦開示為弘法方法,當時不以簡冊、紙書等平面媒介書寫、印刷、流通佛經,當然不可能發展出焚燒字紙的規定。

人會影響團體的風格、文化、實務,不同民族、族群將自己的特有文化導入宗教儀軌也無可厚非,不過焚燒字紙的民俗習慣影響層面很大。例如,這表示所有書寫文字的媒介都不能丟棄,包括過度倉儲到發霉、蟲蛀、變色、長斑、破損的佛教書籍在內,縱使數量多到幾卡車也要出動人力集體誦心經火化。誦心經的理由何在?根據口耳相傳這項燒字紙文化的師兄們轉述,似乎是為了提振正念以便不墮於「焚書坑儒」、「毀佛滅教」的惡念、惡行、惡業,銷歸空性。自從焚化問題因為電子佛經問市而大幅改善以後,焚化字紙的工作似乎也大幅減輕。

字紙問題已由電子化解決大半,目前台灣教界為了滅香傳聞或白紙黑字以廢除香爐、純上心香、以功代金為終極環保目標的公文書而起煩惱。環保界、醫界的解釋是現代醫學觀點,焚燒產生 PM2.5 等致癌污染源。準此,頻率遠高於宗教法務的日常燒字紙行為又如何?

我個人對「滅香」、「減香」之說反應不大倒不是因為有一段時間用功閱讀大量探討民俗文化的書籍或長期關注環保議題之功,而是來自僧俗二眾的大刺激、大造反、大境界太多了,被訓練到習慣離譜至極的種種末法亂象:

知道你要出家、已出家,故意當街開口叫你捨戒還俗。

知道你是宗教師,談修行是天職,故意叫你閉嘴、不許向任何人談宗教。

看到你在誦經,叫你不要誦經陪出去吃喝玩樂。

看到你在誦經,知道你佛研所出來,諷刺你誦經到底有沒有懂?

看到你在誦經,叫你讀世學俗書。

明明知道你已經出家,從背後跑上來捏你的腰嚇你,加碼自言自語:「如果你嫁老公,老公會很疼你!腰很細!」很離譜,走過婚姻、淫欲、生產才出家的資深尼眾對出家不久的年輕沙彌尼講這類世俗男女五四三。

知道你已出家,嘲笑你:「你怎麼可能出家?看你的外表,你不可能會來出家!」容貌歧視?業報歧視?

知道你出家十幾年,年紀夠老了,照樣私下當面問:「你不喜歡男生嗎?」不是光問,大談子女性事與保險套。

知道你出家很久了,追問你出家前有沒有吃過避孕藥。

知道你是宗教師,交談故意把你當「沒有性經驗的姑娘」般尖酸、意有所指。(一般女性圈會用性經驗、生殖經驗的有無來區分一個人類是小孩或大人,把淫欲相關事宜當成上下位階指標)

故意講大量謗破三寶、反對佛教的言論,講完又惡口相向。

本來學佛,後來換跑道到排佛、反出家、排斥戒律的外道團體,退道心不夠還故意斷僧脈、勸出家眾還俗。

一輩子不理你、不養你、不陪你、不關心你,等你長夠大、有能力以後就要求你破戒還俗工作賺大錢養他們。理由?血緣。因為基因血緣,老者零付出還是自認為有資格要求金錢孝道。

比起上述那些真正與法身慧命、修行正道正相關的大事,燒不燒香、焚不焚字紙的環保健康訴求反而還好。畢竟,為保全眾生的生命規範香品使用並沒有從根拔起信仰。真正想拔起宗教命脈的人的焦點全放在「人」身上,也就是拔掉宗教界賴以千古傳承的核心:宗教師。

我遇到的多數是狠角色;不是拔幾支香,而是想拔掉宗教師,直截拔掉宗教信仰的根。比起「滅香謠言」只是環保政策被誤解,「斷佛僧脈」這項毀佛進行式在民間才是真正嚴重的滅法日常。這件事實只有本身現出家相才有辦法體會,現在家居士身通常有婚戀關係、性關係、私生活擋住眾人口水,無法體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