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甘露法門之不淨觀

之一,二甘露法門

二為甘露門:一者不淨門,二者安那般那門。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之二,不淨觀總論

是身為穢藪,不淨物腐積,是實為行廁,何足以樂意!

《大智度論卷第十四》

菩薩觀欲,種種不淨,於諸衰中,女衰最重。刀火、雷電、霹靂、怨家、毒蛇之屬,猶可暫近;女人慳妬、瞋諂、妖穢、鬪諍、貪嫉,不可親近。何以故?女子小人,心淺智薄,唯欲是視,不觀富貴、智德、名聞,專行欲惡,破人善根。桎梏、枷鎖,閉繫、囹圄,雖曰難解,是猶易開;女鎖繫人,染固根深,無智沒之,難可得脫。眾病之中,女病最重。

《大智度論卷第十四》

女人相者,若得敬待,則令夫心高;若敬待情捨,則令夫心怖。女人如是,恒以煩惱、憂怖與人,云何可近?親好乖離,女人之罪;巧察人要,女人之智。大火燒人,是猶可近;清風無形,是亦可捉;蚖蛇含毒,猶亦可觸;女人之心,不可得實。何以故?女人之相:不觀富貴、端政、名聞,智德、族姓,技藝、辯言,親厚、愛重,都不在心,唯欲是視;譬如蛟龍,不擇好醜,唯欲殺人。又復女人不瞻視,憂苦憔悴;給養敬待,憍奢叵制。

《大智度論卷第十四》

此觸是生諸結使之大因,繫縛心之根本。何以故?餘四情則各當其分,此則遍滿身識;生處廣故,多生染著,此著難離。何以知之?如人著色,觀身不淨三十六種則生厭心;若於觸中生著,雖知不淨,貪其細軟,觀不淨無所益,是故難離。

《大智度論卷第十七》

行者觀死屍膖、脹、爛、壞,取是相,自觀身亦如是相,如是事,我未離此法。死屍是外身,行者身是內身。如行者或時見端政女人心著,即時觀其身不淨,是為外;自知我身亦爾,是為內。

《大智度論卷第十九》

不淨觀有二種:一者不淨,二者淨。不淨觀中:二背捨、四勝處。淨觀中:一背捨、四勝處、八一切處。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女色不淨,妄見為淨,是名顛倒。淨背捨觀一切實青色廣大,故不顛倒。復次,為調心故淨觀,以久習不淨觀,心厭,以是故習淨觀,非顛倒,亦是中不著故。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行者先觀身不淨,隨身法所有內外不淨,繫心觀中,是時生厭,婬、恚、癡薄,即自驚悟:「我為無目,此身如是,云何生著?」攝心實觀,無令復錯。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行者自身中繫心一處,觀欲界中色二種:一者、能生婬欲,二者、能生瞋恚。能生婬欲者是淨色,名為「好」;能生瞋恚者是不淨色,名為「醜」。於緣中自在勝知、勝見,行者於能生婬欲端正色中,不生婬欲;於能生瞋恚惡色中,不生瞋恚。但觀色四大因緣和合生,如水沫不堅固——是名「若好、若醜」。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行者住是不淨門中,婬欲、瞋恚等諸結使來能不隨,是名「勝處」——勝是不淨中淨顛倒等諸煩惱賊故。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知內外身俱實不淨,而惑者愛著;愛著深故,由以受身。身為大苦,而愚以為樂。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之三,五種不淨

行者依淨戒住,一心行精進,觀身五種不淨相。何等五?一者、生處不淨,二者、種子不淨,三者、自性不淨,四者、自相不淨,五者、究竟不淨。

云何名生處不淨?頭、足、腹、脊、脇、肋諸不淨物和合,名為女身。內有生藏、熟藏、屎尿不淨,外有煩惱業因緣風,吹識種令入二藏中間。若八月、若九月,如在屎尿坑中。如說:「是身為臭穢,不從花間生,亦不從瞻蔔,又不出寶山。」是名生處不淨。

種子不淨者,父母以妄想邪憶念風吹婬欲火故,血髓膏流,熱變為精。宿業行因緣,識種子在赤白精中住,是名身種子。如說:「是身種不淨,非餘妙寶物, 不由淨白生,但從尿道出!」是名種子不淨。

自性不淨者,從足至頂,四邊薄皮,其中所有不淨充滿;飾以衣服,澡浴花香,食以上饌,眾味餚膳,經宿之間,皆為不淨。假令衣以天衣,食以天食,以身性故亦為不淨,何況人衣食?如說:「地水火風質,能變除不淨,傾海洗此身,不能令香潔!」是名自性不淨。

自相不淨者,是身九孔常流不淨,眼流眵、淚,耳出結聹,鼻中涕流,口出涎吐,廁道、水道常出屎、尿,及諸毛孔汗流不淨。如說:「種種不淨物,充滿於身內;常流出不止,如漏囊盛物。」是名自相不淨。

究竟不淨者,是身若投火則為灰,若虫食則為屎,在地則腐壞為土,在水則膖脹爛壞,或為水虫所食。一切死屍中,人身最不淨。不淨法,九相中當廣說。如說:「審諦觀此身,終必歸死處。難御無反復,背恩如小人。」是名究竟不淨。

《大智度論卷第十九》


之四,九相觀

九相:脹相、壞相、血塗相、膿爛相、青相、噉相、散相、骨相、燒相。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死至無貧富,無懃修善惡,無貴亦無賤,老少無免者。
無祈請可救,亦無欺誑離,無捍挌得脫,一切無免處!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六情身完具,智鑒亦明利;而不求道法,唐受身智慧。
禽獸亦皆知,欲樂以自恣;而不知方便,為道修善事。
既已得人身,而但自放恣;不知修善行,與彼亦何異!
三惡道眾生,不得修道業;已得此人身,當勉自益利!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我為甚惑,為此屎囊、薄皮所誑;如燈蛾投火,但貪明色,不知燒身。已見裂壞,男女相滅,我所著者,亦皆如是。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骨相有二種:一者骨人筋骨相連,二者骨節分離。筋骨相連破男女、長短、好色、細滑之相;骨節分離,破眾生根本實相。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是九相,斷諸煩惱,於滅婬欲最勝;為滅婬欲故,說是九相。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是九相,除人七種染著:

或有人染著色:若赤、若白、若赤白、若黃、若黑。

或有人不著色,但染著形容:細膚、纖指、修目、高眉。

或有人不著容、色,但染著威儀:進、止、坐、起、行、住、禮拜、俯仰、揚眉、頓𥇒、親近、按摩。

或有人不著容、色、威儀,但染著言語、軟聲、美辭、隨時而說、應意承旨,能動人心。

或有人不著容、色、威儀、軟聲,但染著細滑、柔膚軟肌,熱時身涼,寒時體溫。

或有人皆著五事。

或有人都不著五事,但染著人相,若男、若女。雖得上六種欲,不得所著之人,猶無所解,捨世所重五種欲樂而隨其死。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以是九相觀離愛心,瞋癡亦微薄。不淨中淨顛倒,癡故著是身。今以是九相披析身內,見是身相,癡心薄;癡心薄則貪欲薄;貪欲薄則瞋亦薄。所以者何?人以貪身故生瞋,今觀身不淨,心厭故不復貪身;不貪身故,不復生瞋。三毒薄故,一切九十八使山皆動,漸漸增進其道,以金剛三昧,摧碎結山。九相雖是不淨觀,依是能成大事;譬如大海中臭屍,溺人依以得渡。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菩薩行是九相,或時厭患心起,如是不淨身可惡可患,欲疾取涅槃。爾時,菩薩作是念:「十方諸佛說:一切法相空,空中無無常,何況有不淨!但為破淨顛倒故習此不淨,是不淨皆從因緣和合生,無有自性,皆歸空相;我今不應取是因緣和合生無自性不淨法,欲疾入涅槃。」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若色中無味相,眾生不應著色;以色中有味故,眾生起著。若色無過罪,眾生亦無厭色者;以色實有過惡,故觀色則厭。若色中無出相,眾生亦不能於色得脫;以色有出相故,眾生於色得解脫。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