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醉象 Drunken Elephants

惡王能住世必有惡臣民相挺,阿闍世王與提婆達多這對共謀殺人的惡君臣就是歷史名例。出於嫉妒與競爭心理,提婆達多公開謗佛法僧三寶,說服靠政變謀反奪權的阿闍世王嚴禁全國信奉佛法或供養僧伽。不久,在惡王專制強硬的惡政之下舉國賢善紛紛逃離,舍利弗、目連、迦葉、須菩提等阿羅漢僧與波和提阿羅漢尼也各自帶各自的弟子出境,只有佛陀與五百羅漢還安住在山上。

還不走?身披袈裟踏上魔道的提婆達多很煩。不走,我怎麼有辦法奪位?

「大王,」提婆達多一手把惡王捧上權力巔峰,從此讓年輕的皇家逆子對他言聽計從:「您看,佛陀旗下的諸大弟子全都已四散出境,身邊只剩下最後五百個隨侍弟子。大王不妨趁明天邀請佛陀入城,我事前會先將五百頭力大無比的巨象灌醉,等他一進城我就放象殺他!等那個人一死,我就取而代之當佛,升上佛座,教化人間!」

對一個連親生父親都能殺、親生母親也能押的逆子惡王,殺沒有血緣關係的外人談何容易啊!殺人殺習慣,害人害成癖,阿闍世王聽到提婆達多的謀殺計劃不但不排斥還喜出望外!表面上演戲偽裝成虔誠的信徒,背地裏籌劃謀殺大事,國法只治平民不治權貴,在人治社會裏簡直輕而易舉!

「尊貴偉大的佛陀!」阿闍世王貌似恭敬地五體投地:「小王明日微設薄施,唯願尊駕領弟子眾入宮應供!」

「……」原來如此,為謀殺佈局。佛知道,不動聲色:「好,明天會到。」阿闍世王以為佛陀中計了,非常高興,歡天喜地回宮與提婆達多商量細節。

隔天正午,佛陀與五百阿羅漢一起進入城門時,五百隻醉象突然狂奔而出,發出驚人的鳴叫,推撞牆壁,拔起樹幹,完全不受控制,嚇壞所有遠觀的平民。此時此刻,五百個阿羅漢弟子全飛上空,只有阿難侍者獨自留守在佛陀身邊。廣場中央只有兩個人,五百醉象聚焦在他們身上,一起圍衝過來。眼看巨象們衝上前,佛陀立刻伸出手,從五指端化出五百頭獅子王向醉象急馳,口中發出威震十方的獅子吼。百獸之王出動,一出動便五百隻,醉象一嚇酒都醒了大半,集體跪地落淚,向佛懺悔。目覩這一幕的阿闍世王、提婆達多、圍觀百姓全都張惶失措,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唯有佛陀、阿難、五百羅漢安然依照預定行程入宮應供,如法咒願,像沒發生過什麼狀況一樣怡然自得。

「佛陀啊,」阿闍世王這次沒演戲,很真誠:「我錯了。小王不應該輕信那個妖僧惡臣的讒言,腦袋不清不楚,妄想設局謀害具德聖人。他圖謀不軌是他的問題,我愚痴配合是我的問題,請佛陀原諒我的無明暗昧!」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忿怒品》


-修行筆記-

一、嫉妒有何過失?

二、飲酒有何過失?

三、殺害有何過失?

四、放任無德無慈者位居王位有何過失?

五、濫權殺人有何過失?

六、佛言:「世有八事興長誹謗,皆由名譽,又貪利養,以致大罪累劫不息。何等為八?利、衰、毀、譽、稱、譏、苦、樂。自古至今尠不為惑。」為了名利,惡王可殺生身父母,惡僧可殺手足。名利為患,幾人看破?

七、佛言:「人相謗毀,自古至今,既毀多言,又毀訥忍,亦毀中和,世無不毀,欲意非聖,不能折中,一毀一譽,但為名利。明智所譽,唯稱正賢,慧人守戒,無所譏謗。如羅漢淨,莫而誣謗,諸天咨嗟,梵釋所敬。」為了名利,世人信口開河;不值得稱讚者給予稱讚,不應該誣謗者加以誣謗,毀譽的對象不盡然如評判內容,評判內容也不盡然真實或正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