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妖王 Monster King

妖魔化,作為一種文字藝術與文化手術整合的後現代人形整容社會工程,在民主國家司空見慣,卻是專制暴政下可能性歸零的究極奢華。古人沒辦法妖魔化的虐畜人形妖王且容業障兒孫代訴。

有些人類妖裏妖氣,福大權大位大,偏偏盡做妖孽之事,了無教化可能。例如那業障時代、業障國、業障人治獨裁體制下的業障妖王。妖王依人治道理訂下業障妖國法,規定社會全依血緣出身論種姓階級,身為賤民的旃陀利必須終身肩負執行死刑的義務,舉凡業障國的業障民犯下殺盜淫之流的逆天重罪,只要妖王下令執行,旃陀利就必須二話不說出任上流社會避之唯恐不及的污穢工作。

說也奇,道也怪;假設執行法定刑殺死死囚的殺人行為很低級下流骯髒,為何口諭判刑的高階種姓妖王自己身為決策者一手主導死刑就半點也不低級下流骯髒呢?妖邏輯多的是欠缺權力心理學全方位分析的價值割裂,大眾習慣就好!

業障國境內,當下最適合為妖王執行死刑的就屬那戶了。那戶旃陀利賤民由女家長當家,很會生,一口氣生七個兒子。特別值得留意的是她衝破階級定業努力修行親證三果阿那含,一手指導兒子們修習佛法,調教出證得初果須陀洹道的六個兒子,只有最小的小兒子年紀太輕還居凡夫位。縱然這樣,小兒子很爭氣,跟證初果的六個哥哥一樣受持五戒,一心修行。

「報!」王使這天突然上門。

「請問閣下有何貴幹?」大兒子立刻謙遜地應門。

「今日特地傳達王令!」王使大聲回答,「今天有一個死囚該斬首伏法,你應該奉王命上刑場執法!」

「什麼!」大兒子長到這麼大第一次遇到故破殺戒的難題。「求您帶我入宮,我會親自向大王報告!」

「好吧!」王使覺得反正無所謂。妖國有的是妖時間。

一進宮,大兒子就跪了。如果您問我,怎麼世俗這麼顛倒,一個持五戒的初果賢者跟一個半條戒律都不持的凡夫國王下什麼跪?道理也很簡單,世道即妖道。君不見,世間為官為王者很少具德持戒,反而是愈放縱五欲、不守道德、輕視規矩的暗黑人格愈好鑽權位名利向上爬,爬到人類社會金字塔尖尖上頭鎮日殺盜淫妄酒或遂行無良大屠殺。權力跟一個人有沒有道德、有沒有修養了不交涉。

「英明的王啊!」大兒子深深跪下,一拜再拜苦苦哀求:「大王請饒恕小民斗膽進言……小民一無是處,但是身受五戒,為佛弟子,萬萬不敢破殺戒殺人。這一生堅持守身不犯,一心謹慎不起邪念、惡念、歹念、染念,小民寧願自殺也不想破戒犯殺!哪怕一隻小小的可愛小螞蟻我都不肯殺呀!」

「大膽!」妖王一聽就光火。「你不過是一介賤民,我是高貴種姓出身的偉大國王!你敢抗命?你憑什麼公民不服從?你以為你是誰啊?本王的話你不聽倒聽佛胡說八道?來人哪,把這個混蛋拖下去斬了!」

很奇怪,妖王不是按規定一定要指派種姓下流的賤民執行死刑?該執行的賤民抗命不執行,到底是派誰執法謀殺這個不惜殉戒的賤民呢?還是妖王隨便講講,其實隨便選派個現成公務員也可以?關於這一點,經文沒有交待。

證初果的人看待死亡的心境跟凡夫不一樣。他抬起頭只說最後一句:「小民的身體是大王的國民,小民的心卻是我自己的資產。身體是國王的就任憑大王處分吧,要殺就殺。」

妖王氣炸了,指揮兩三下就把不知好歹的大兒子拖出去斬了。

「大臣,這個不肯幹,還有誰可以執行死刑?」

「大王,他們家總共生七個兒子,他底下還有六個弟弟可以用!」大臣一派輕鬆。

「好,叫他大弟來。二兒子。」妖王殺人殺慣了,沒事兒似再傳令。

沒想到,一樣證初果,一樣不肯殺,一樣進宮跪,一樣不服從。

「英明的王啊,小民身為五戒佛子,說什麼都不敢殺人!」二兒子拜了下去。

「又來了!」妖王大怒。「來人哪,這個也拖下去斬了!」

你也許會問,妖王是嫌國民人口太多、不怕少子化亡國嗎?殺殺殺,這殺那殺好像無所謂?自古以來,國道以妖道為主流。國家機器的妖流風運作手法是擴大推廣性欲,鼓吹淫行,無差別宣淫。適合生的催生,不適合生也催生;該生的勸生,不該生也勸生。既然確認國民都集體洗腦到代代好淫好生香火不斷,胡亂屠殺一通也不怕亡國,浮濫推廣性行為到世世代代爆不完性犯罪都懶得痛下決心處理。妖邏輯就這麼思考:殺無畏。

可憐那一家子賤民兄弟就這樣一個個循序進宮,一個個被無良謀殺。六個持戒證初果的兄弟在短短一天之內全被妖王下令殺個精光。

「還有誰?誰?」妖王大吼,氣到發抖。

「王,剩一個,最小的。」大臣還是很平靜。妖國為官全看盡這類謀殺場面,沒事兒。

「叫他來!」妖王不累。

「遵命!」大臣照辦。

這次,不只賤民來報到,一天之內死了六個兒子的媽媽也來了。

不來沒事,來了光看就不爽。

「妳是怎麼教的?」妖王看到老太太就開罵,「我傳妳六個兒子妳不送行,殺妳六個兒子妳不出面,怎麼傳小兒子妳就親自做陪?偏心啊?」

「報告大王!」親證三果的老太太沒跪。「請聽小民說明理由。我這六個兒子全都證了初果,就算大王您酷刑虐囚濫殺無辜、濫權殺民碎身如塵,他們也不動惡念。可是,我這個最小的兒子不一樣。小兒子還在凡夫位,只是努力修善持戒而已,沒有開道眼。他沒證果,我擔心他沒定力,一念怕死就答應大王執行死刑、自破殺戒給壞了法身慧命,只好親自帶他進宮。我這凡夫稚兒還沒證果,萬一服從王令給破殺戒,不慈悲,不仁愛,往生以後直墮泰山地獄怎麼辦?我可憐他,只好送他來。」

「這樣啊?」妖王楞住了。「妳前面死的六個兒子全證了初果?」

「對啊。全證了。」老媽媽語調平穩。

「六個兒子初果。那妳這為人母的有沒有成道?」妖王不可置信。

「大王問小民?小民證得阿那含道。三果。」老媽媽還是很自在。

「三果!」妖王沒修行知識也至少有宗教學常識。三果只差阿羅漢一點點了。「三果!三、三、三果!」妖王大叫幾聲就昏倒在地,被大臣慌忙扶住、潑水、緊急處理折騰好久才好不容易甦醒過來。

「苦哇!妖王の憂哇!」妖王醒來就追悔不已,「我這不是造罪孽?隨隨便便三下兩下殺光六個須陀洹初果道人!我一定會下地獄!絕對!」凡夫分別心就這樣。平常胡亂屠殺那麼多善良小老百姓無所謂,等亂殺成性給殺到成道的修行人才擔心自己下地獄。

「……」老媽媽拉著小兒子一起靜靜看著妖王痛心疾首自言自語。還講什麼?福報給你權力沒給你禪定、智慧、與慈悲,坐在王位寶座上墮地獄,怪誰哪?

妖王嚇死了,起大煩惱,坐立不安。他急忙親自打點大量香、油、酥、薪這類傳統宗教用品,恭恭敬敬為自己任性濫殺的六具初果聖人大體舉辦如法的火葬大禮再一一入塔供養,天天照三餐(而且是素齋)入塔祭拜、懺悔,從國庫撥出大量稅金給枉死六個好兒子的三果老太太當成正式國家賠償補償金,一心只求消業懺罪可以將功折罪給免了地獄!

哎,身現王相卻成了殺人魔、屠殺犯,身登王座倒預約地獄,夢幻空花就這麼短短幾年權力是何必?

妖王の憂,妖道の業……


原典出處:《出曜經 學品》


-修行筆記-

佛魔一心收,切忌妖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