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不妄語戒:男人的髒話,男人的惡口

道德與法律雙權威在兩種人身上:持出家戒/修行戒的宗教師或者持世俗戒守國法的在家法律人。

依此二領域競合邏輯,假設一個男人飆侮辱女體的性器的髒話就該殺,兩岸男性公民早就處死大半,兩岸女性入主國政了。

如果只是嘴賤罵髒話就該殺(這種不當道德邏輯完全錯誤,違反比例原則與慈悲教育理念),一個成年人、老男人公開對大量群眾吼叫「你們全都是中國人幹出來的」如此具有「公然性侮辱」且羞辱大眾父母性關係的發言早就該判死刑了,幹啥留條爛命到現在?

一個成熟的人很清楚自己是父母性交所生,很清楚兒女是自己與性伴侶性交所生,很清楚地球人類共業經由性交繁衍,何必幼稚到為欲界生殖共業事實造業殺人?愚痴上再加愚痴。

不知為不知。不要自己不道德又裝懂訓話別人不道德。先照照鏡子反省自己,反求諸己,先把自己引以為傲的中國香火、中華古訓實踐好再講吧。

備註:從在家到出家,從學校、職場、到道場,我聽了幾十年有關髒話的嚴肅討論,從學術理論到正統開示都有。

髒話文化,外省難民老人的慣用中文是「幹你老母」,台灣本土在地男性公民的慣用台語是「幹你娘」,我聽了一輩子,從娃娃時代聽到現在,昨天出門買個麵都還有年紀介於國小國中之間的男學生身上穿著印綠島、幹等大字的黑白上衣直接當我的面大罵「幹」字。

基本上,我覺得華人女性一輩子聽這些還出嫁與男性性交是有一點點SM情結。華人男性在文化高度上極度輕視、敵視、看不起與男體性交的女人,髒話文化就是證據,女體性交功能用於社會性攻擊。華人男性在性文化意識上是雙重人格割裂的,一邊覺得肯跟男人上床的女人很下賤(髒話不就全在攻擊女性性功能?)一邊覺得淫交致孕為丈夫生「男性香火」非常神聖,蕩婦淫娃與神聖母親的身份在床上代代競合。

髒話文化指涉的不只性心理矛盾,還有道德矛盾。想想看,全社會都用髒話侮辱肯與男體淫交的女性性功能下賤,女性還是必須透過出嫁與丈夫淫交取得較高的社會地位與較佳的社會處境對不對?

男眾當然覺得惡口不必戒。何必戒?一直羞辱女眾沒關係,女眾集體受辱還是欣然賣淫、欣然交往、欣然談包括性關係的戀愛、欣然出嫁行淫交媾,女眾再怎麼被髒話罵賤還是集體樂意性交啊!女眾的反應不就很明顯在告訴男眾「惡口髒話沒關係,歧視女眾沒關係,反正女眾還是一樣有強烈性需要,會向滿嘴女陰髒話的男眾投懷送抱兩願淫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