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不惡口戒:惡口也言論自由?

我知道很多人為「賤民論」心生正當的煩惱。

小僧很早就曾因為不那麼中國熱而被罵成「井底之蛙」。罵者完全不知道我的俗家有清朝血統、文革受害背景且兩代台商、長期駐港有第一手認識。她瘋狂讚美兩岸佛教法脈淵源與自我吹噓為數不多的大陸旅遊經驗,嘲笑我是一隻沒看過強國的井底之蛙。最諷刺的是,她腳踩在美國的國土輕賤別人沒見識。

有沒有文革經驗、文革記憶、1949前後跨五十年內的第一手中國大陸家族經驗差很大。我遇過不少已經移民台灣兩三百年以上的老家族的老者,她們當著我的面嘲笑課本上寫中國大陸吃樹皮、吃人肉、貧窮落後都是騙人的,台灣才落後輸人。

為了安慰集體受辱的大眾,小僧分享祖父的第一手見解。他說,戰後的上海完全大倒退,不及戰前萬分之一繁榮。戰前的上海到處是外國人,滿街多國語言,是唐朝帝都般的國際大城。民國七、八十年前後他開始勤跑對岸當台商,很早就告訴我北京、上海等一線大城的建設、建築、硬體遠超台北。話是這樣說,他嫌中國大陸只有一些大城富裕豪華,城鄉差距驚人大,拼命挖子孫的錢往大陸送。家父更誠實。不論報紙怎說謊,家父告訴我九七後的第一手香港真面目。以前網路不通的年代說謊很容易,不像現在,鄉民們社群網上互通消息。

可是,身受難民之痛的祖父沒罵過任何本省早期移民者。罪惡的是戰爭,愚痴的是一手搗毀前人經濟血汗成果的戰爭世代,錯誤的是只有政爭利益沒有人民福祉的亡者,走過難民之苦誰還捨得對其他在同一時代受苦受難的人落井下石?

被罵井底之蛙時,我腳踏在美國大地上。童年住過日本,家人有日本人,自幼與南韓老闆們吃英韓雙語應酬飯局,長輩有駐美外交官,職場認識各國來台高級勞工,常常接待外賓(含中國大陸),家族跨多元族群血統,這樣的人都可以被「指人為蛙」了,賤民不知道指的是什麼?

害小僧看到小青蛙都有種奇異難思議的心境。出身文革難民家族,我被一個只是省籍上自我認同是中國人卻了無近代中國記憶的後期外省第幾代當成「人蛙」。大家是不是覺得我們台灣人好好笑呢?究竟我們鎮日內鬥分化做什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