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台灣文化日(一)恐龍觀

生死事大,無常迅速。
莫道戲夢人生閒說愁,恐龍遺骨無聲說法!


飛翔劃空而過,展翼,放爪,穿越時空。



於現代象瀕臨絕種的當下,長毛象即將重生於尖端基因科技。



痛入骨髓,這一場深刻的石化纏綿。影子不等了。



背影好長,你記得人類還未誕生的初初本來面目。



中場默默




沒遇上中國人的長毛象多幸運!象牙不雕球,三代藝匠不必被殺。



並肩而行在石油耗盡的世紀,我們邊騎草食性恐龍邊吟唱詩歌。



就在一又七分之一秒的數位魔幻內俯視人類咧嘴一笑。



影逐枯骨,枯骨追影,重重層層,華嚴無盡。



凡有女王,騎士隨侍。見此一嘯,人皆成俠。



誰來舉辦一場無聲的舞會?



地主龍主布施主寶號如上,特此感謝。


凡有幾分俠氣詩情的都迷恐龍。醉人芳骨,迷人英姿,小巧恐龍蛋與成體龐大體積的強烈反差是生物史上唯一。

恐龍的愛非常暴力,非常霸氣。為爭一隻稀有的雌龍,雄龍爭地盤打到你死我活,誰活下來誰交配。爭到山頭把雌龍藏在窩裏,生了龍蛋又斤斤計較小龍性別與未來江山,非趁雌龍出門偷偷把尚未出生或年幼力弱的小雄龍謀殺至死不可,僅放過比例相對少的小雌龍。升格為母龍的雌龍的愛情到此為止,此後年歲與父龍為敵,雌雄交戰,日夜為下一代的生死存亡搏鬥。交配以外,公母樹敵。

男獸活得下來仰賴女獸的戰力。唯有母權挺得住,雄性新生代才躲得了父權的殺性與暴虐……沒有女力、女力過弱、女口不足的物種只有絕種末路一途。

慈悲最有力。不慈悲,等滅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