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半本書帖

致贈小朋友半本小書法帖,很歡喜。這一小步是小僧畢生書史的一大部。

書法是我一生的自卑。

祖父的書法信手拈來裱褙即上牆掛滿堂,常常被各方老爺爺、大伯大叔求字,打從小僧趴在舊報紙堆上練小楷開始我就一生抖個不停。一種似乎永遠達不到大人標準的自卑。告別高中以為就此揮別書法,出家後又再度面對書法課。手照抖,拿其他現代筆類再好的手遇到這個法門就失控。畫國畫好一些,寫字一定發抖。師父的字更勝祖父,在學院練字抖得更兇,一種拼一輩子也無法望其項背的無力。

今年開始不抖了。不是突然自信心無中生有,是台北詩歌節小筆記本不知為何安了心,止了抖。

有「心」的書法字有一個小小孩害羞手抖的身影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