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附佛外道的根本煩惱(踢館帖之三十三)

沒有天生的外道,自然的邪見。緣起性空用在外道身上也一樣,我無比耐心地溝通,希望了解棄正法眾入外道眾者的根本原因。

「你相信佛陀從腋下出生嗎?」老人一臉嚴肅,伸手比劃。

「相信。」我緊盯老人的眼神。他直視遠方,不看法師。

「那就不是人嘛!」老人狠狠皺眉。

「……」我全神貫注,與他的念頭當下同步。

「佛陀根本不是人嘛!凡人怎麼可能成佛!」老人遙望遠方,深鎖怒眉。

「……」

「依我看,很多出家人還不如我們在家人!」

終於找到心鎖了,我思惟。這群居士心甘情願步入附佛外道眾是因為根本煩惱:淫欲。身為有多年性經驗的在家夫妻檔,他們以自己凡夫位上第一手認知的性經驗解讀聖位上的八相成道之入胎、住胎、出胎,為此反對正統主流佛教界僧眾的佛經詮釋,自立白衣教派:以白衣之身傳菩薩戒(無三師七證等如法儀軌,僅在家教主一人傳戒),以白衣之身自解佛經並公開主張剃除鬚髮非明指出家、僅隱喻斷除煩惱(旗下婦女自組義工隊在公開場合包圍女眾法師苦勸還俗結婚生產)。由於沒有能力自創全新且繁複的宗教術語體系,他們直接借用現成的大量漢傳佛教名相。表面上援引經論自云成道,事實上連對三寶最基本的信根都沒有。由於卡在性經驗不信佛陀八相成道示現與諸多行儀,連帶質疑佛陀親身示現、金口宣說的出家道法,最後完全推翻戒淫梵行的清淨明誨。從堅執在家男女淫欲起始,不信佛,不信法,不信僧,借用大量佛教三藏十二部言教宣傳外道知解,一邊反藏密雙修一邊反漢傳梵行,一邊謗藏傳喇嘛一邊謗漢傳僧尼,高舉在家正淫大旗,以淫為「正」。正法道場向來教出大量梵行居士,以在家身用功辦道有所成就,這個外道團體相反。它強調在家只要不邪淫就好,拒絕教導教徒梵行。

台灣有大量僧尼是大專學歷以上高知識份子,更有高比例是曾經有婚戀生育經驗的為人父母者。難道這群人不懂性教育或沒有性經驗?為什麼正信三寶的知識份子出家眾對八相成道的出胎(世俗醫理的分娩過程)沒有疑義?宿世善根與出家薰修且不論,正為接受現代性教育,知識份子出家反而了解凡夫位六根境界經驗有限,兩三千年的時空差異與古今語言系統巨變足以造成凡夫疑惑。

思惟一下,假如我們用現代語言寫成文章解釋「網路信件」與「網路直播」給佛陀住世時代的印度在家古人聽,古人有沒有辦法相信?「每個人都打開幾組小盒子,通電,開機,手指按一按不必用筆就能寫字,手指按一按對準鏡頭就能表演,再按一按,全世界一樣打開小盒子的人馬上就可以讀到同一封信、看到同一個人現場表演!不只印度交戰眾小國可以讀取、收看,遠隔大海洋的世界各國全都可以同時讀取、收看!」古代凡夫有兩大選項:第一種是相信我們現代子孫講實話,讚美我們有「神通」可以做到正常人類無法辦到的「奇蹟」;第二種是質疑我們現代子孫講神話,懷疑我們「編故事」、「起幻想」、「隨便寫」一些根本不是人的天馬行空傳說。

現代人視為理所當然的電腦資訊科技對數千年前的古印度人而言簡直像神話、神通境界。現代尖端生殖科技的基因工程完全不仰賴男女二根交合與母體子宮,甚至可以單純使用精子或卵子部分結構在人造子宮培養全新胚胎,生殖技術早已進步到可以完全不依賴男女性行為繁衍後代了,反證佛經上的種種非典生育流程也不無可能不是嗎?古人且置,聖位且置,現代人如果把實驗室的人造子宮在美學設計上美化成「七色蓮花造型」,現代人都可以在凡夫位上宣稱從人造子宮培養、長大、出世的新生代人類是「蓮花化生」對不對?執著男女交合原始方法而質疑八相成道恐怕不只是堅持淫欲而已,還涉及性教育的嚴重落後與世代空窗。

台灣的確盛行附佛外道,大量知識份子為此垢病傳統宗教信仰或直接反對宗教,認為信仰無非是落伍迷信或犯罪溫床。依根解結,第一步當務之急在雙軌教育:現代化性教育與現代化宗教教育。這兩大教育系統再不急起直追,還會有更多與正統宗教信仰與主流現代教育雙雙脫節的外道團體會誤導大量眾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