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如何討好孕婦:救命篇

俗家時代養巨缸金魚招財的是男菩薩,養巴西烏龜與小白兔的是弟弟妹妹,我向來不管水事不動魚缸頭腦,一心一意盤算如何養貓。乍知孔雀魚的母魚會補食體弱無力游遠求生的初生仔魚時,我有點吃驚。

原來每一隻小寶貝魚都是生死關頭搶救下來的啊!從此我加倍勤勞巡視,深恐錯失良機讓無辜小魚命喪母腹。萌到令人難以抗拒的寶寶怎麼捨得吃下肚呢?對了,討好孕婦!

我的成長環境被大量高學歷高成就男長輩包圍,一輩子時時刻刻學習如何當個好男人,「如何討好孕婦」這項生死必備重點學問我從青春期就學到手了。想討好一個女人,尤其是孕婦這種大喜大怒哀這裏不舒服那裏不順暢的特殊女眾,當務之急就是餵飽她的肚皮。只要孕婦心情好、肚皮飽、精神爽,她就會善待下一代。

「舅,怎麼了?」他紅腫眼皮下一對大黑輪,憔悴到鬍渣沒空刮。

「昨天半夜開車去海邊,來回好幾小時。」熬夜照趕上班,主管真命苦。

「為什麼?」我大吃一驚。

「你舅媽半夜十二點突然把我搖醒,說她很餓,想吃海邊那間最有名的十八王公廟燒肉棕。什麼別的都不要,就是想要那間廟的棕子。她說是兒子指定要吃的,她沒辦法,我要負責。我就起床加件外套開車去加油,一個人開車去海邊買棕子。」他有條有理地陳述,以電腦工程師的精準果決。

「啊……」我無法想像我那甜美可人的舅媽懷個孕就搖身一變成武則天了。幸好不是指名花蓮麻薯或台中貢丸或九份芋圓,我想。要不然這尊準爸爸大人日子不知怎麼過?

「然後我好不容易兩三點飆夜車買回來幾大串,她已經睡著了,怎麼叫都叫不醒。」他平靜地簡單交待結局,哭笑不得,無從定義這算是悲劇或喜劇。

「哈哈……」我不知道怎麼辦,安慰他也很奇怪,只好笑了笑。

「你要不要吃?在冰箱。」他遙指熟男快車辛苦一路買來的新鮮手工棕,突然渾身散發出某種以我現在的佛法薰修會定義成「菩薩慈光」的溫柔光芒。被整成這樣半點慍色也無,好強。

以上說明是為了切入正題,關於我如何討好母孔雀魚這種會生吞親生寶寶的恐怖吃貨孕婦。萬變不離其宗,照顧好她的肚皮就對了。察言觀色,一丁點,一丁點,絕對不要多,確保孕婦總是處於肚子吃飽的滿足狀態。母魚臨產或產後會發狂似拼命浮游在水面上甩尾討食,動作激烈,恒順眾生一律遷就。美麗嬌小的公魚似乎不太會打仔魚的歪主意,但樸素肥大的母魚不一樣;難怪仔魚拼命朝水草、邊縁、死角躲藏。

「女權充分保障是兒少人權落實的希望所在」的因果推論當然可以有效且事證具足地從動物保護、孕婦事件等點點滴滴個案濃縮成祖師五法佛教開示或專業法學論述,但本文強調的是生活實用面。

命先救到再說,推理申論的工作自然有高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