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宗教攻擊,惡意檢舉(踢館帖之三十)

外國臉友在外國版臉書看到的是舊版設定英文名字,而且是錯誤版,這有不得已的因緣。

有一段時間被東南亞等外國華裔基督徒攻擊,寫大量私訊聖經經文要求我還俗改信上帝。由於來信攻擊性很強,甚至惡劣到揚言要狀告佛教界(真的,以聖經脅迫宗教師改宗還俗未果還恐嚇要向其他佛教長老告狀),只好封鎖。封鎖後對方不甘心,惡意向臉書檢舉我的英文筆名或法名不真實。由於早期臉書的程式設計不完善,無法判別臉友檢舉性質,對這類「報復型惡意檢舉」系統全當真,我被迫改了至少三、四次名字,把原本完全正確的筆名、俗家英名、英版宗教師稱謂等改成不正確卻能讓系統通過的英名。當時我發現臉書系統根本無法正確辨識人名;正確的姓名/網路搜得到的筆名網名它不接受,不正確的誤拼法反而被系統當成正確姓名接受。

目前只有後期中文版臉民、台灣臉友看得見正確姓名設定是「釋見仙(Shi Jian Xian)」。由於外國臉友問姓名,我發現外國人還是看到錯誤版。然而,被惡意大量檢舉造成改變姓名太多次,臉書已經不接受我變更姓名。至於寫信更無用。台灣身份證根本不開放出家眾改成出家法號,身份證定是俗名,而出家僧萬一用俗名上網只有兩種下場:佛子會困惑名實不相符又無法識別,非佛子會質疑是俗人裝僧人詐騙。一般世俗立名邏輯在宗教師身上根本行不通。

我認為臉書的姓名程式要調整。例如,小僧遇見太多次其他宗教信徒的攻擊,臉書接受他們的惡意檢舉直接逼我從正確的名字改成不正確的名字,我卻無法向臉書申訴「宗教攻擊」始末。

最後一個逼我改名的是混進慈濟義工隊的基督教徒,男性,東南亞人裝台灣人,利用穿慈濟義工服裝的照片結交大量法師,鎖定貌似年輕的女性出家眾逼還俗信上帝。我似乎問過他為什麼是逼還俗不是勸我當修女?他的立場是反教會,認為身而為人就男歡女愛掛信仰就好,他也不贊成別人當神父修女。問他為何跑慈濟卻勸人棄佛向主?他說他本來就在慈濟跨國志工隊裏宣傳聖經,他覺得慈濟與佛教無關,很多不同宗教信仰者都可以在那裏宣傳各種宗教信仰。問遍當時認識的慈濟人,包括老居士,沒人認識他,甚至不確定是不是冒充慈濟人的外道開的假帳號。

我覺得臉書姓名政策可以改一改,像美國銀行等機構依法以行政內規分流處理一樣,讓宗教師可以放心以法名示眾。還有,系統不要對檢舉照單全收。我被報復性檢舉很多次都是這類「宗教攻擊」,理由是我不願意被下命令改信上帝。

順便一提,在東南亞國家,人民逼有確定信仰的他人改宗異教有刑責且明訂刑法法條規範,在宗教事件多爭的當地「禁止脅迫他人改變宗教信仰」是全民常識。東南亞人明知故犯來教唆台灣法師改信上帝的行為若非是出於教育程度太差就是明知台灣沒有相關刑責而故意鑽台灣的法律漏洞。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