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仙女?

初出家時,一生害羞不愛拍照、不愛出名、不愛出頭的小僧被恩師取的法名徹底改命。「仙」字一出,全山全台議論紛紛,師兄弟、大護法有因緣就要來親眼瞧瞧仙是哪個長怎樣。一看全笑死。尤其是爸爸級、爺爺級的長輩比丘眾,完全把嘲笑沙彌尼的法名當樂子,法喜充滿。

「啊,這就是見仙師啦,仙女的仙!」眾大比丘笑開了。

「不准帶個女字!」臉紅嘟起嘴,我橫眉豎目用平常面對俗家男菩薩的標準抗議表情正色糾正,開始喃喃細數新堆疊的佛學名相與法名提示:「仙人的仙!大仙人道的仙!大覺金仙的仙!神仙的仙!仙人掌的仙!」我愈講整群比丘就笑得愈高興,像逗小孩子玩。

現在修行進步了。現在懂得克制當年的人性反應,我知道適得其反。

「這位是見仙師!仙女的仙!」大護法介紹。笑得很壞。

「阿彌陀佛!」拿出定力,平常心笑。啊好,你給我記著,我心想。下輩子等你出家取法號就知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