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最後的聚餐

我們三人最後一次聚餐不歡而散。
不解釋的我選擇放著。

A居士知道佛教界說話慣例,B居士完全沒概念。社交客套寒喧事畢,我單刀直入與A居士研討起不淨觀,卻聽得B居士起大無明,瞋心大到趁A居士離席時發飆:「就性嘛!沒什麼。」發作一頓尖酸刻薄意有所指後,B居士臉色奇差無比地告別。

當下我驚呆於B居士的負面反應,思考多日後才明白她完全誤解了我與A居士之間那段在佛門中稀鬆平常的不淨觀對話。B居士沒有佛教修行經驗,當然不知道我與A居士特殊的談話主題有一段特殊因緣背景;沒有前前哪有後後?

在聚餐前的上一次見面時,對佛教教義、佛教戒律、佛門規矩都有概念的A居士明知故犯當面問我這個:「難道你不喜歡男生嗎?」不是問問就算了打住;接下來大談性教育、保險套、男朋友、性關係,把中年比丘尼當成情慾正旺的大學女兒教,用性交當誘導法師捨戒的世俗誘因。我與她的上一場對話她自己心裏有數,她不敢抗議不淨觀對話內容,反而是不明就底的B居士誤會起無明,起大煩惱。

以B居士的觀察,她以為我不尊重A居士。以A居士心裏有數的認知,她很清楚那段開門見山的不淨觀開示是她放膽以性交誘引尼眾還俗的不當發言的果報。A居士出於知識份子的話術教養才會以「難道你不喜歡男生嗎」的含蓄用語表達她的意圖。若以語言學、法學來解剖她的真意,她的語言包裝的真實念頭是這個:「師父,你的身體是生理女性,難道你不喜歡男人的陽具嗎(像我本人一樣)?」若非如此,接下來A居士不會馬上把話鋒轉到保險套上。

出家久不只不看人的衣裝,也不太設限於「言裝」。知識份子圈本來就迷於此,因此,才會代代教出大量性犯罪者、性癮者、不倫戀者、通姦者、嫖妓者。長輩戒不掉的晚輩當然戒不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