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6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福報 Blessings

「我們四個人已經修到神足通,可以飛了!」一號婆羅門心滿意足。

「是啊,世界隨我們來去,無有障礙!」二號婆羅門完全認同。

「接下來?」三號婆羅門提出疑問。未來如何?

「修福報!」四號婆羅門建議。

「說到福報,據說人民供養飲食給瞿曇沙門,也就是大家都尊稱他為佛陀的王子出家人,就能修到殊勝的大福報!」一號婆羅門消息頗靈通。

「大福報,很好!」二號婆羅門再度深表認同。

「大福報是指什麼啊?」三號婆羅門追問下去。

「當然是上升梵天界啊!我們當梵志修一輩子求的不就是升天嗎?」四號婆羅門覺得升天是最大的福報。修到超升天上,人生夫復何求?

「不只這樣,」一號婆羅門耐心說明,「聽說供佛後聽經聞法可以證果解脫。我們梵志以升天為人生第一志願,既然不求解脫,更不想證果,一切以升天為目的,何必聽什麼佛法?不需要嘛!」

「沒錯。解什麼脫、證什麼果?沒必要!」二號、三號、四號異口同聲。

「走,我們出發吧!供佛的甜石蜜我老早準備好了。」

四人懷抱著全印度流行的美食向佛陀飛來。

「佛陀,我來供養你甜石蜜!」一號婆羅門大聲報告。

「好,」佛陀收下,「諸行無常。」

佛法?不想聽!一號婆羅門伸手掩住耳朵調頭就走。在門外靜靜等待的其餘三人看到同伴遮耳奪門而出,心裏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人家沒興趣講什麼法?

「佛陀,我來供養你甜石蜜!」換二號婆羅門大聲報告。

「好,」佛陀收下,「有為法興衰生滅。」

佛法?上一個擺明不想聽還不死心!二號婆羅門一樣伸手掩住耳朵調頭就走。

眼看又一個用力遮耳逃跑,門外三人搖頭苦笑,默默示意下一個進去。

「佛陀,我來供養你甜石蜜!」三號婆羅門也大聲報告。

「好,」佛陀收下,「生皆歸死。」

還講?有完沒完?三號婆羅門受不了了,高舉雙手蓋住耳朵轉身落跑。

「佛陀,我來供養你甜石蜜!」四號婆羅門一交出食物就準備伸手蓋耳朵。

「好,」佛陀收下,「涅槃寂滅最快樂。」

法音方落,四號婆羅門早就緊緊壓住耳洞往門外衝出去了!

最沒禮貌的供養方法出自最不究竟的修行方法論。佛陀觀察四個別有所圖、心不在道的婆羅門的念頭,知道他們事實上得度因緣已熟,隨後便施展神通力隱身去了。

供養求升天,此外無別意。四個婆羅門在老地方集合,坐下來開會。

「大家都供養完了,對吧?」一號婆羅門口氣有一點遲疑,「我供養完堅持不想聽法,偏偏不小心還是聽到一句,哎……你們狀況怎麼樣?他都跟你們講什麼?」

二號婆羅門抬頭看他,覺得奇怪:「你不是也遮住耳朵落跑?你一定在供養完甜石蜜以後聽到什麼法吧?」

「聽是聽到了,可是……」一號婆羅門好無奈。「佛陀開口才講第一句諸行無常我就趕快擋住耳朵,接下來講什麼都沒聽到。你呢?你聽到他講什麼?」

「我也有聽到第一句。」二號婆羅門態度倒坦然。「供養完,他開示說有為法興衰生滅。我不想再聽下去,出手蓋住耳朵調頭就走。老三,你一定也聽到了什麼法語對吧?」

三號婆羅門笑了。「沒聽到何必遮耳朵?供養完他馬上告訴我生皆歸死這句偈子。想升天的人最不想聽死不死的,當然轉身就往大門口衝。」他意味深長地望向最後一個人,頑皮地問:「老四,你呢?聽到什麼無上大法?」

「大法?是大法!」四號婆羅門也笑了。「這句可深了,涅槃寂滅最快樂!」

諸行無常。

有為法興衰生滅。

生皆歸死。

涅槃寂滅最快樂。

四個人一起修行一輩子,修到啟發神通飛天下地,沒證過果。沒想到你一句我一句心不甘情不願不小心聽到的法語交換完畢的當下竟然一起證到三果阿那含,只差一點點就成阿羅漢了。一證三果超凡入聖,心境馬上不同。

「原來證果是這樣……」四個人你看我、我看你,開始自責。之前到底在想什麼?人生以升天為目的?他們很有默契地一起再度出發,集體請求出家。

「佛陀,請收我們當出家弟子!」證阿那含果的四個人一起請求。

「很好,比丘們,出家修梵行。」佛陀馬上同意。

他們的頭髮自動掉落,一身俗服自動變成袈裟,一現出家相就直接在佛陀面前證得阿羅漢道。


原典出處:《出曜經》


-修行筆記-

《出曜經》云:「所行非常,為磨滅法,不可恃怙,變易不住。」有為法假有如幻,幻生幻滅,緣起性空。正念觀照有為法相無常、苦、空、無我,止想無求。六道生死幻生幻滅,群靈受生、受身無非全墮世間有為法,枉受辛苦,受報消業。縱使修福生天,天報終盡散入六道輪迴生死,依舊無法解脫;識得升天福報不究竟,外道眾修正知見、出家修行依然有因緣修成正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