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5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從梵志到羅漢 From Brahmana To Arhat

佛陀住世時,大山裏住著五百個已修到神通的梵志。他們沒有建立正知見,知解偏邪,誤以為神通就是涅槃,對佛法沒有半點興趣。雖然身為外道,五百人宿世修福,此世有得度因緣,佛陀特地為他們出門。

「誰?一個人在路口的大樹下打坐!」一個梵志尖叫。

「不認識。全身放光的怪人!」另一個梵志也很驚訝。

「光?我看是森林大火吧?山裏怎麼這麼亮?」有人猜測。

「太可怕了!看我施展神通力,施咒水來滅火!」有個梵志忍不住發功。

「沒有用!」山谷還是異常明亮。看他白忙一場,大家彼此勸退:「再怎麼努力都沒用,我們走吧。」五百個人浩浩蕩蕩向光源走,遇見相好莊嚴的佛陀。

「走,我們去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梵志們勇往直前。

「請坐。你們從哪裏來?」佛陀問。

「我們住在這座山裏修道很多年了。今天森林大火燒山焚樹,我們怕火災傷身才一起逃出來。」

「放心,這不是凡火,是福火。」佛陀不快不慢地解釋,「為了滅你們愚痴心結塵垢才示現福火。」

梵志們聽完加倍驚訝。福火?聽都沒聽過!「你是何方道士?我們修行這麼久,在外道圈混得很熟,人面很廣,在九十六種修行人團體內都有熟人,從來沒聽誰說過世界上有福火的存在!」

梵志眾分資深老修行人與新進初修行人。「修行人」只是世俗名言泛稱,世間上有大量邪知邪見的邪教也對外自稱修行人。老梵志見多識廣,開口解釋:「我有聽說過遠方的外國王子、淨飯王的獨生子悉達多棄捨王位出家證成佛果。不會是他本人吧?」

小梵志聽資深的梵志老師說明才恍然大悟。「我們一起去問佛陀我們梵志修行到底如法不如法吧。大家覺得如何?」

「佛陀,您是佛陀對不對?」梵志眾大方開問,「我們梵志經典有個法門叫做四無礙,包括天文地理、稱王治國、領導人民、九十六種外道法門在內,知識豐富。我們這部偉大經典教的是不是涅槃大法?佛陀請您跟我們解說、解說,開示、開示!」

佛陀用看自己人的表情慈祥地看著梵志們:「你們聽好,好好思考。我宿世輪迴無數劫這麼久以來,跟你們一樣常常入外道眾修行這部梵志經典,跟你們一樣修到五通,有能力移山止水,還是一樣生生死死六道輪迴,既沒有證到涅槃也沒聽說有誰證到涅槃真正得道。你們的修法事實上並不符合梵志精確的定義。」佛陀是覺者,覺悟到世間種種外道法門全都不究竟、不了生死的大修行者,對外道知見暸然於心:「截生死流,度無欲岸,知行已盡,才夠格稱為梵志。以無二清淨法門清淨度生死深淵,從欲結諸垢解脫,才夠格稱為梵志。梵志這項尊稱指的不是髮型這類外相,要行為誠信清白才夠格稱為賢人。雖然天天裝飾頭髮,不開智慧,縱使身披草衣現修行相又如何?內心充滿執著,只是外表捐捨有何實益?要像蛇蛻皮一樣蛻去淫怒痴慢惡習、斷絕世事不說粗話、依八正道真諦正修、捨斷恩愛離家無欲、愛染貪著悉數銷盡、人天善道與諸惡道全都不再歸家受生、自識輪迴宿命事蹟、完全超脫生死、真修實證得道證果才夠資格稱為梵志。你們都誤以為自己修到的暫時境界已經到達涅槃,不知道你們全在生死輪迴老路上沒有解脫,命盡歸死,像水份不斷蒸發的困魚一樣哪裏快樂?根本沒證到!」

光追求神通、升天,沒有用。生死不了,修到神通照死,升天天福報盡也照死,散入六道輪迴受生死報。五百個梵志終於知道自己一輩子依外道知解修習外道法門完全沒有解決生死大苦,誤以為自己修得很好已證涅槃完全是打妄想想錯,突然從心底發出聽聞正法的無上喜悅,一起下跪求出家,終於真正證得阿羅漢果,親證涅槃。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梵志品》


-修行筆記-

結外道緣並不可恥。地球上的宗教、修行團體本來就以外道比例最高,占九成以上,連佛陀出家後都是先依止古印度當時的舊有外道老師學習外道法門、覺悟外道法門不究竟不了生死後才自覺自證。古印度有大量羅漢僧原本都在外道團體修外道法,遇見佛陀才出家證果。修行人只是泛稱,修行分正修邪修,知見分正見邪見。走世間路墮外道機率本來就很高,貴在翻邪為正,從邪路回到正路後證果有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