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0日 星期二

四史競合:佛史、女史、電影史、法制史

以後佛教史料說不定要往電影去找。日本黑白老片「西鶴一代女」實拍日本佛寺實景,當中針對數百尊羅漢像特寫數分鐘之久,非常珍貴的畫面。(當然啦,阿婆級的女主角注視尊像打妄想想她年輕時代的初戀愛人是錯誤示範。太喜歡談戀愛、太執情愛難怪出不了家)

這部片會得獎的確實至名歸。有宗教文化保值價值、女性意識以外還把那個時代種種典型犯罪型態入鏡,批判時代對女性的不公不義與性別歧視。試舉其中三項不當惡例:一、跨階級自由戀愛被官方判刑,高階女方全家流放,低階男方死刑。這類錯殺惡法在那個時代自認為正義,後代以觀就是犯殺戒錯殺眾生。二、父母為財強迫女兒嫁官為妾,夫方利用完她的子宮獲得香火後拋棄她(休妻)強送回娘家。這種買賣婚事實上是人口販賣的特種型態,嚴格來說是邪淫,只是那個時代眾生顛倒以邪為正。三、愚父誤以為女兒高攀生貴子一定會家財萬貫而背債,為還債又賣女為娼讓她當高級藝妓賣淫。這就是迄今為止全球沒有停止過的性別壓迫,人口販賣式的性犯罪性交易。畢竟我們反問眾家父母:父親欠債不會自己賣自己當牛郎接女客嗎?為何是父債女背女賣淫?典型性別迫害。大邪淫,大惡業。

講這麼多,佛法薰修很淺的眾生又要問這與佛法有何交涉?「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世間善惡是非道德標準哪個不是佛法?光一個「以善止惡」就恒河沙劫辦不到,還質疑不是佛法?

哪塊不是精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