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位置

十幾歲時台灣的民主時代才開始沒多久,大量中老生代不適應。有個年紀大我很多的公務員朋友很討厭街頭運動,大罵給我聽「那些抗議的人讓國家社會很亂」。罵很久,罵幾個月以後,突然聽說國家有個什麼動作什麼制度改革會削公務員薪水。

「我要去立法院拉白布條抗議!」他好生氣。

「你不是一直講抗議的人讓國家社會很亂?」年幼的我問。

「我不管,影響到我,我要抗議!」他一臉正氣。

這是台灣中老生代在戒嚴時代薰修的習氣,莫管他人瓦上霜,為自保了無社會正義感,冷看別人受害。別人權益受損抗議了就攻擊別人擾亂社會,等自己權益受損就祭出雙重標準自認為正義澟然。十幾歲時,小僧已經見識到阿Q精神的厲害了。大家看看是不是這樣?平常會攻擊異議人士的人等到自己權利受侵害就如法炮製……

很多當年嫌責異議人士的人中晚年都自己去拉布條陳抗了,含法師在內。自己為自己的權益發聲時完全不覺得自己有哪裏亂!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