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

幼兒感情教育

最近太多不幸重刑案事件讓眾善心佛子不約而同感嘆又感傷。我們台灣必須發動一場大規模教育改革:「優質感情教育」。從幼兒園、家長會一路教到碩博班、職場,把愛的藝術教好!

兒時俗家有豐沛的感情教育,充滿抱抱與動物、故事書、晚安故事時間。

祖母講了一大堆愛情故事(含她自己當女主角的悲戀故事與原住民傳說)之餘,大量國字注音並陳的兒童圖書也有大量正面感情教育內容與正向感情示範:

莫札特自幼是音樂天才,最喜歡開口問長輩:「你喜不喜歡我?」明明是全家嬌寵的天才兒童,大人有時故意逗他就回一句:「不喜歡!」他也沒胡鬧,就哭著再一直一直一直問下去,一路問到大人心碎了全都說「我好愛你」為止。

啟示:撒嬌就開口問,不要自虐。

蕭邦非常多愁善感。有一回女朋友被大雨困住無法準時回家煮飯,他一個人坐在鋼琴前胡思亂想自己一定空有才情生不逢時被女朋友拋棄了,竟然就花一個下午邊哭邊創作出全球瘋迷的「雨滴前奏曲」。結果,等雨停了,女朋友趕回家發現憂鬱的才子男友一個人坐著哭,就熱情地發表一段情話安慰他,保證愛情不變。

啟示:憂鬱沒辦法,善用它去創作利他,文化成就永垂不朽以外還能獲得情人加倍愛慕。不要暴力化、自殘化、傷害化。

舒伯特的創作過程事實上有一段坎坷的愛情糾纏與傳說中的三角習題。少女拜訪熱愛音樂的老奶奶,祖孫般的兩人很投緣,邊聊舒伯特音樂邊吃歐洲傳統玫瑰果醬土司、喝咖啡。老奶奶很疼愛少女,說了一句非常有深度的EQ哲學:「用玫瑰色的雲平息內心的風暴。」

啟示:親情的發生不必然依賴血緣。友誼的發生可以超越年紀。飲食文化、音樂、哲學、歷史……全都可以跨界交融。面對感情難題不妨在高階藝術中找到文明出路。

小王子自從養了驕傲的玫瑰以後就慘了。他為她做了好多、好多,她打死不肯低頭表白。於是傷心的小王子離開久住的小星球把玫瑰花留在玻璃擋風罩裏崩潰,故意在地球上找一條蛇交朋友,商量如何安樂死、加工自殺。

啟示:小王子年紀太小才不會表達被玫瑰花折磨。其實一句話就可以解決了:「妳到底愛不愛我?說!快講!」何必搞到浪蕩江湖移民自殺、明明人在地球心頭想著玫瑰花?

柴可夫斯基是超級音樂天才,明明是男同志,為了害怕社會壓力而娶了完全不愛的女性太太,不但一生飽受精神折磨還荷包大失血。

啟示:在愛這件事上傾聽自心真實的聲音,不要在錯誤的壓力下自苦苦人一輩子。結構性問題不只重創男同也重創同妻。

書架上整排瓊瑤與院線片~~~~~~~

啟示:善分別,有比較就有選擇。遭受女眷們毒害數年羅曼小說情節後覺得寧可看恐龍片、動作片、卡通片、音樂片、歷史片、……

情歌

不只是雙語、三語、四語等語言教育,情歌力量大。失去女菩薩後,心痛的男菩薩一輩子泡在情歌裏療傷,彈琴哭,唱卡拉OK哭,看著女兒哭,看著婚紗照片眼紅。我認為情歌與上有老母下有稚女的重大責任感救了他一命,讓他咬牙活下去。

為此我一生感恩美國的 Air Supply。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