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青衣記

對不起,每天虔誠稟遵師命發普賢十大願的師父沒辦法圓妳的萌萌願。出家前夕一舉燒光所有身邊的相片,年輕時代的容貌恐怕只留在師父或師父的家長、師長、各界長輩、好朋友、好同學、死黨眾的心裏了。

小爺時代:

女菩薩懷孕時尖腹,沒有超音波確認胎兒性別,龐大親族以為師父是男嬰送來大量男童裝的結果就是師父穿男裝、當孫子養。穿開檔褲隨地大小便的稀髮赤腳照極有「小丈夫相」。

野丫頭時代:

祖母宣判我是女生就像判死刑,捲髮也燙,洋裝也穿,髮飾也上,心裏不爽。為了對祖母深刻的愛只好忍到底。

青衣時代:

青衣可以指涉綠制服也可以指涉寶藍色低胸小禮服。男菩薩一生鼓勵我穿帥氣牛仔裝剪帥頭踩球鞋當準兒子養,未料一進職場破功。一般職場與注重性別平權與自由意志的法政界不同,要求員工強化女性特質討好顧客衝業績。幾年上班下來,我開始自在遊走於極男性化、極女性化的兩極穿著之中,對外應付,對內作主,萬一不小心學業工作兩頭燒就會把工作裝穿到學校。唯一一件沒嚇過同學的就是「青衣」。

美式教養的果報是帶來大量早熟的工作經驗。為了刺激男菩薩,「看,都是你做的好事,害我現在穿成這樣!」大學時代特地盛裝一次給他見識,動機是抗議與搗蛋。

髮型是帥氣且線條流暢的日本漫畫級中性短髮,洗好吹好風吹來都很香。耳朵掛純銀小耳環叮叮噹噹一路搖,嘴上畫深紅色口紅,腳上踩至少六公分的流行高跟鞋,身上穿「歐風宮廷式青衣」:公主藍,低胸,亮肩,V型設計,絕對露出事業線,緊腰,寬裙長過膝,轉個圈花朵般綻開長裙波浪可以拍電影。事業線上還有美型項鍊,很吸睛。我故意穿給返台的男菩薩看,一場主張「你兒子上班以後變女兒,你害的」的非暴力家庭抗爭運動。爭什麼?爭零用錢跟讚美。

然後我家男菩薩完全呆掉。

呆滯後約有足足三到五秒間眼神變得相當狂野具有攻擊性,男人對正妹的評價本能瘋狂運作。他這輩子就這幾秒徹底忘記他的身份是爸爸。

幾秒閃神失常後突然回神,道德責任戰勝審美本能。他雙目圓睜,濃眉高挑,完全修正回素日嫌東嫌西「好笨」「沒有用」「連這個也不會」的正常爸爸,大喝一聲嚴肅開罵:「穿什麼?醜死了!」

他罵完我彎腰大笑。邊臉紅不好意思邊罵人?「哦。好。」然後他放緩聲調又交待幾句以後出門不要穿那樣。讓全世界都無法發現女兒是女兒,父愛的終極殺手鐧。那天下午我照常大拉拉坐身旁陪他看電視聊政治,他一路扭捏不自在反常沉默,最後我如願挖到零用錢。

幾年後我才知道他緊張什麼。當年有個身材非常高大肥胖的普通男性朋友,對方很清楚我長著「準兒子腦袋」很好相處,當哥兒們。一日無甚所謂穿上述那件打敗家父的「完勝公主藍」登門玩耍,整大票朋友擠滿屋竟然被一眼看上。被誰看上?被完全不了解本人習氣的朋友媽媽看上。她破天荒拉著兒子私下盤問是不是女朋友啊有沒交往啊身材不錯啊結婚可以考慮你要跟媽媽講實話等等把我那善良調直的哥兒笑得半死:「阿母要知道你的真面目會嚇死,哈哈!」幾年後出家,難得朋友們相聚,他直接誇下海口:「你還俗,我送你五十萬!」這句當然是戲論,完全沒有愛情元素下的純玩笑、純誇張。

對不起,菩薩大德,照片燒光了。青衣裝太恐怖,當年就算朋友圈有攝影留念(不確定有拍)也勢必不敢流通廣傳;他們知道會惹麻煩。「恒順眾生」故,妳想知道師父曾經的樣子,且說說青衣記吧!


張貼留言